第三中文網 > 玄幻小說 > 砍妖記 > 第六章 屠村

第六章 屠村

推薦閱讀:

  • 獨孤一劍之昆侖境
  • 吾乃守夜人
  • 海賊火影VS現實
  • 末世修神
  • 婧帝
  •     云生火,山披金,紅日正懸在山頂上,火紅的云彩布滿天空,谷子三人滿載而歸,牛車板上放滿了容蓮買的糧食,谷子本覺得不應為了他們兄妹二人這么破費,購買這么多的肉食米糧,但容蓮解釋這是為家里屯糧食,并不是一次吃完,谷子也不好再阻攔,當牛車行至那座茅舍院落不遠處時,瞥見兩道身影站在籬笆門外,是容氏夫婦。容嬸雖然看不見,但聽著老牛脖子上發出的敲木魚般的聲響,也知道是他們回來了,二人互相攙扶面帶微笑站在門口,一對慈祥的長輩在家等著年輕的小輩回家,這種感覺太奇妙了,這是與父親相處中體會不到的,谷子內心想著,看了一眼車板上開心地朝容氏夫婦揮手的容蓮,內心滋生著一股奇怪的感覺,有點癢還有點甜。

        購置好的食物被谷子抬進廚房放置好,容嬸連忙哄著他出去,不愿意再讓他繼續干活,容嬸雖雙目失明,但異常敏銳,東西放在那個地方都可以準確找到,見容叔和容蓮也進廚房幫忙,谷子這才退了出去,找了一個木頭削起來,很快他便刻出了一對圓滾滾的小福娃,陸彩云呆坐在階梯上,望著天邊的晚霞,眼睛一眨都不眨,直到她的手中塞了一塊木頭,準確的說那是個有點粗糙的木頭娃娃,胖胖的圓臉笑起來眼睛瞇成一條縫。

        “谷子哥”

        容蓮從廚房出來

        “阿爹在葛爺爺那邊打過招呼了,明天你們就上路了,你可以去葛爺爺那里給彩云妹妹取點藥路上備用。”

        “好,對了”

        谷子遞給容蓮剩下的那個小福娃,“謝謝你這幾日對我們的照顧,一點粗鄙的小心意,希望你不要嫌棄”

        容蓮接過那只小福娃,“很好看,謝謝你”

        谷子撓了撓頭,咧嘴笑,“那我先去找葛大夫了,麻煩幫我照看一下云兒”

        容蓮點點頭

        “葛爺爺家在村尾,沿著這條路走到盡頭門口有一棵桃花樹的農舍就是葛爺爺家”

        谷子點頭,轉身離開

        太陽隱匿在山背后,群山裹上了一層黑色的陰翳,村子里陸陸續續點上了燈火,谷子取到藥,往回走,一陣劇烈的地動搖晃著地面,谷子踉蹌了幾下才站穩,遠處冒起了幾處火光,還有人們呼救的聲音,谷子循著聲音過去,看見一只大蛇正在吞噬一個幼童,尾巴卷著一個婦人,婦人哭喊著赤手捶打大蛇,卻不能阻止幼童進入大蛇的口腹中,谷子拔出背上的玄鐵劍,注入一成的內力,刺中了大蛇的七寸,偷襲成功,大蛇轟然倒塌,婦人掙脫束縛,連忙把幼童拖出來,谷子探了一下鼻息。

        “還活著,快把孩子帶到隱蔽的地方躲起來”

        “多謝恩公”

        婦人抱著孩子,連忙離開,一道黑影掠過,谷子被撞飛出了幾米,另一條大蛇出現張大嘴朝谷子咬過來,谷子放低身子從大蛇腹部錯開攻擊,隨著身子滑行在大蛇腹部劃開一道長長的口子,大蛇攤在地上,尾部不停扭動著,谷子腦中突然想起了村東邊那座溫馨的小院,顧不得周遭的呼喊聲立刻趕回容家。

        那戶農家里有更重要的人等著他去救。

        谷子來不及越過半邊籬笆,直接用刀劈開進入到院子里面,一個人頭蛇尾的妖正咬著容蓮脖子喝血,雙眼泛著綠光,谷子曾在父親的書籍里看過,這是還未完全修煉成人的半妖,人的智慧與妖的力量兼具。另一只大蛇正卷著陸彩云,等待著半妖飲食完容蓮的血就獻上陸彩云,一旁的地上,容氏夫婦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已遭遇不測。曾經那么溫和的一對長輩,笑起來眼睛瞇成了一條縫,如今變成了冰冷的尸體。

        谷子青筋暴起,怒不可遏。攥緊手中的玄鐵劍,向半妖攻擊,半妖甩來一條大尾巴與谷子糾纏使其不得靠近半分,這只妖連父親的玄鐵劍都無法傷其肌膚半分,十來招過去以后,谷子被一尾巴打得連連后退幾步,半妖吸完血,容蓮像布偶一般被扔到地上,半妖挑著嘴角,似挑釁似顯擺。谷子看著地上的容蓮,雙目緊閉,早已沒了呼吸,瘦弱而凄美,他的憤怒到達了制高點。

        為什么?弱小就要被殺害,為什么?比別人強一點就可以為所欲為,為什么?這個世界就一定要弱肉強食?谷子紅了眼,一次又一次向半妖攻擊,他忘記了疼痛,嘶吼著賭上性命再次發起攻擊,理智中的谷子或許還好對付一些,發了瘋的谷子雖然招式笨拙,但他體內的爆發出的那股量帶著遠古而強大的氣息,這股熟悉的力量使半妖產生了恐懼,他似乎見過。在出神的瞬間,谷子突破了他的長尾防御,一把玄鐵劍迎面切來,一顆腦袋滾落到地面上,半妖龐大的軀體轟然倒塌,旁邊的大蛇見狀不好,企圖卷著陸彩云逃跑,一把玄鐵劍飛來,襲中七寸,大蛇松開陸彩云,被玄鐵劍釘在地面中,扭曲著身體,過了一會兒,漸漸不再動彈。掙脫束縛的陸彩云依舊沒有任何感情波動,她從地上站起來,面色呆滯,雙目空洞,緩緩走到谷子身邊。

        容蓮早已沒了氣息,曾經那個擁有者天籟之音的女子,那個多看幾眼就會臉紅紅害羞的靈動人兒已香消玉殞,谷子抱著容蓮,嘶吼一聲,悲愴欲絕,這感覺,竟比抽筋剝骨還疼,這疼痛深入骨髓,刻骨銘心。

        四月的雨潤化萬物,蓮花村小禾才立尖尖角,有了細雨的洗滌,紛紛展開圓葉。可對谷子來說,卻冷得刺骨,毛毛細雨飄在黑夜中,發絲帶著雨水凝珠。陸彩云不知冷暖,不知人情世故,卻不代表她的身體不會受到傷害,谷子不進門躲雨,她恐怕也不會進去,谷子抱著容蓮進主屋,陸彩云這才跟著他進門,谷子將容氏夫婦的遺體搬進主屋,安放在炕上,轉眼過去,兩位慈祥的長輩便這么沒了,谷子的心愈來愈冷,這個世界,原來是這樣的。

        主屋內擺放著一桌家常菜,四菜一湯,菜還冒著香氣,谷子將陸彩云按坐在桌旁,自己也落座,將碗筷放在陸彩云面前,給她夾了一份菜,陸彩云知道這是開始吃的意思,她手執筷子,不慢不緊吃起來,谷子也開始動筷,如品世間美味般狼吞虎咽,過了一會兒,便開始哈哈大笑起來。

        “好吃,真好吃”

        谷子眼眶開始冒著熱淚,兩行淚下,又哭又笑。

        雨后的蓮花村綠意盎然,泥土松動,是挖坑動土的好時候,晨光熹微,朝陽初上,蓮花村旁的青山上立著三座新墳,谷子親手把剛刻好的墓碑插到泥土里,帶著陸彩云向逝者鞠三個躬,回到蓮花村中,將存活的村民召集起來清點人數,全村四百余人僅剩一百八十人,若不是谷子擊退了為首的半妖,使得蛇妖群逃回冥界,恐怕這個村子早已被屠得血流成河。這個世界,果然弱者就是一塊肉脯,等待著強者來瓜分。

        蛇妖嗜血冷酷,而且一貫記仇,防止蛇妖再次襲擊村子,清點好村民們后,谷子承諾為他們布下金光陣,村民們興奮不已,金光陣正是青山村上空的那種陣法,這種陣法可以說毫無瑕疵,可以將妖隔開,一旦觸碰,妖力便會被金光陣吸收使得陣法更加強大,但只做這個陣法需要十分強大的內力,谷子用意念探了一下自己的丹田,那股力量強大而無盡,自從那股力量被吸進丹田后,谷子便能隨意控制它了,用來制作一個陣法足矣,但這個陣法覆蓋的范圍有限,谷子制出來的陣法無法覆蓋地域寬廣的蓮花村,村民們多在田地里種植蓮藕,待的時間會長久一點,蛇妖行動靈活,若是地動時趕回村子躲避恐怕是來不及的,農田是布置金光陣必不可少的區域。若陣法覆蓋了村民的農田,與農田相反位置的村尾便照顧不到,那里住著村醫葛天。

        葛天脾氣古怪倔強,村民們連續幾天輪流上門說服都無法說動葛大夫搬家,谷子企圖制出兩個金光陣,但金光陣一成型,便被鄰近的金光陣吸收,合二為一。目前只有讓葛大夫搬家了,谷子親自到葛大夫家外,老頭子這幾日被惹惱,非求醫不見外人,谷子站在門外碰了壁,輕聲敲著門問道:

        “葛大夫,我可否能知道您老為何不愿搬家?”

        門內沉寂一會兒,蒼老的聲音響起

        “我有一妻,賢惠可人,知書達理,我二人琴瑟和諧,白手起家,一起蓋了這座屋子,門外灼灼桃花,是她彌留之際所植,這周遭的一切,均是愛妻留予我的財寶”

        谷子內心深處隱隱作痛

        “我知道了”

        谷子將金光陣布好后與村民們請辭,回到容家收拾行李時,他的包袱內滾落一個囊袋,谷子打開,是一個海螺,內有一張紙條寫道:與君一別,再見不易,聞東海中螺,可存音語,千年不散,幼時得父親相贈,小女音律平平,得君賞識,存于海螺中,此去沉浮江湖中,多行不易,聽音去憂,多自珍重。

        谷子看著紙條,呆滯的站著,顫抖的手拿著海螺放在耳邊,倒在炕上蜷縮著身子,微微抽搐著,夜涼如冰,剛遭遇劫難的村子戶戶門前點著一盞燈,無法入睡的人兒可真多。

        翌日,村民們紛紛上門感謝骨子仗義相助,剛進入容家卻撲了個空。

        十里地外,一對男女身披朝露,漸漸遠行。

    本文網址:http://www.gavmox.tw/book/210/210534/5311091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d3zww.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室内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