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中文網 > 玄幻小說 > 第一序列 > 853、戰地記者

853、戰地記者

    任小粟覺得其實也不怪這些學生誤會,眼瞅著現在的衛生所,真是一點前線衛生所的樣子都沒了,畢竟連個傷員都沒有,算什么前線衛生所啊!

    所以,學生們誤會也很正常。

    而且,不光是學生們氣憤,其實連同任小粟都氣憤了,今天一天他連一個新的傷員都沒見到,感謝幣的來源竟然直接斷了!

    此時因為沒有傷員的緣故,科室里只有任小粟和楊小槿兩人值班,其他人都去樓上臨時休息室睡覺去了。

    任小粟對學生們說道:“你們既然是來送物資的,那就等院長出來接收好了,如果你們還有什么疑惑,也可以讓院長直接跟你們解釋。”

    說完,任小粟就把科室的門給關上繼續看他的報紙,剛剛他看到江敘繼續譴責王氏的不作為來著。

    “咦,”任小粟疑惑的小聲問楊小槿說道:“這次青禾集團北上的人應該不少,你看這報紙里說希望傳媒的人也來了,應該是來做戰地記者的,洛城衛戍部隊也來了一部分,可我剛才一個騎士都沒見到啊,難道騎士真的和青禾集團撇清關系了?”

    “撇清是不可能的,”楊小槿搖頭說道:“畢竟兩者之間的關系曾經非常密切,現在哪能說切斷就切斷。”

    “我覺得也是,”任小粟點頭道。

    科室外面是學生們義憤填膺的聲音,而科室里面的任小粟和楊小槿都跟沒事人似的閑聊著,仿佛外面的事情跟自己都沒什么關系一樣。

    眼瞅著外面的學生們都要砸門了,任小粟才皺著眉頭走過去準備再說兩句,說實話他覺得吧人家大老遠跑來送東西也沒什么錯,而且都是為了抗擊北方那群蠻子,所以最好別影響團結。

    可這衛生所又不是自己在管,自己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心臟外科醫生,根本不用理會這些,也不知道院長跑哪去了。

    結果,任小粟剛一開門,便聽到走廊另一邊有人吆喝道:“你們堵著神醫的門干嘛?”

    這話把任小粟都給說愣住了,此時竟是那些病房里正在聊天打牌的傷員先看不下去了,紛紛走出病房來制止學生們。

    如今任小粟在前進基地、衛生所里的聲望之高,已經不是普通醫生可以相比的了。

    一方面是任小粟治療外傷有神效,另一方面則是任小粟與病人握手時熱情洋溢,讓傷員們打心底里感動。

    傷員們都發現了,這位年輕的神醫是真的把救人為己任,他們只要說聲謝謝,神醫就會發自內心的高興。

    想想看,不收錢只收謝謝的醫生,多么令人尊敬啊!

    所以,傷員們一看神醫被堵門了,尋思是不是有人來鬧事?于是他們當場就放下了手中的撲克圍上來,這一刻走廊里黑壓壓一片,眼看著老兵們都要出手打人了!

    一名像是領頭的學生高聲說道:“我們在后方天天聽別人說,說前線戰事緊張,傷員很多,所以這才帶著藥品來北方的,結果一看并不是傳說的樣子,我們被騙了!”

    “放屁,”一名扎著繃帶一瘸一拐的火種士兵說道:“你們看不到這里的傷員,那是因為主力部隊已經在大石山打完了仗,北上去了。這附近沒有戰事,當然就沒有傷員!”

    “你說的不對,”學生回應道:“既然之前打過仗,那之前的傷員哪去了?”

    “這你就不懂了,”火種士兵說道:“要不我們為啥管他叫神醫呢,他家祖傳黑藥涂抹外傷,三天就能痊愈,不信你們看我這手。”

    說著,傷員把繃帶揭開:“我是兩天之前最后一批過來的傷員,當時傷口深可見骨,現在呢,肉都長好了,如果不是骨頭斷裂的問題,我今天就能出院。”

    這話說完,一旁所有任小粟治療過的傷員都把傷口亮出來,并且報出自己治療的時間。

    楊小槿在科室門口聽著,這些傷員都是在發自內心的維護任小粟呢。

    這時衛生所外有人進來,對方還扛著攝像器材,領頭的一人笑道:“怎么了這是,大家全都堵在這?”

    學生忿忿不平道:“紀總編,我們被騙了,這里根本沒有那么多傷員。”

    任小粟聽到總編倆字就愣了一下,他看向那位紀總編,赫然發現自己還認識對方,這人可不就是希望傳媒的副總編紀一嗎。

    當初在洛城一戰的時候,任小粟是見過對方的!

    當天晚上,紀一一直都在大樓里忙著第二天報紙印刷的事情呢,任小粟守護希望傳媒大樓一戰后,他和江敘一起表示了感謝。

    只是任小粟沒想到,這一次希望傳媒竟然派總編上陣來做戰地采訪,足以看出希望傳媒對這場戰爭的重視了。

    現在,紀一剛剛露面,學生們就立馬停止了騷動,而衛生所的院長和前進基地的負責人,也從外面匆匆趕來直奔紀一,這也足以看出希望傳媒副總編在整個壁壘聯盟的地位。

    雖然希望傳媒沒有掌握任何軍隊,也沒有掌握任何權力,但他們在人們心中的重量是無法用金錢、權力來衡量的。

    就在任小粟看到紀一的時候,紀一也看到了任小粟,后者明顯比任小粟更加驚訝!

    與此同時,前進基地的負責人也趕到了,他笑容滿面的走上來說道:“紀總編,我這邊也是剛剛接到通知說您會來前線,有失遠迎。”

    然而紀一卻說道:“抱歉我先見一位故人,各位能不能稍等我一下。”

    說著,紀一直奔任小粟身前,然后一副激動的模樣說道:“您怎么在這呢,之前一別……”

    就在紀一打算與任小粟敘舊的時候,整個走廊里忽然安靜下來了,學生們面面相覷,他們沒想到紀總編竟然認識這少年。

    而且有人回憶紀一剛剛對任小粟的稱呼,好像用了個“您”字?!不會是自己聽錯了吧?

    卻聽紀一繼續嘮叨著說道:“您近來可好?我來之前江總編還跟我說起您來著,您……”

    任小粟眼看情況不對,趕緊把紀一給拉進屋中,阻止他繼續當著所有人的面,一口一個您的稱呼自己……

本文網址:http://www.gavmox.tw/book/189/189599/5779847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d3zww.com/189_189599/57798478.html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室内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