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中文網 > 玄幻小說 > 第一序列 > 830、隱藏在火種之中

830、隱藏在火種之中

    去往北方的運兵卡車搖搖晃晃的,寒風會從卡車上的蓬布漏洞灌進來,讓每個人都感受著冰冷刺骨的黑夜。
    三一學會的醫生們已經沉沉睡去,任小粟看著后面排著長長車隊的火種部隊,一束束車燈在黑夜里不停搖擺著,隨著地面的顛簸而上下起伏。
    或許是火種覺得醫生并沒有什么武力值,而且武器也全被收繳了,所以并不用擔心他們鬧出什么幺蛾子來。
    又或許是火種這邊已經通過情報手段確認了三一學會的身份與目的,總之火種現在連看守人員都沒給王京他們安排。
    這時候,火種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帶了什么樣的人物進入火種部隊。
    說實話,心地善良的任小粟,真不想在火種隊伍里呆著禍害他們,可火種不同意……
    火種已經連續趕路三天了,幾乎全程都是不眠不休的,每輛車都配了三個司機,負責三班倒式的全天24小時開車。
    每天,部隊只有在開飯的時候才會進行1個小時的修整,然后便繼續出發。
    王京等人只是普通的醫生而已,根本經不起這樣折騰,第二天就開始發燒了,但他們的藥都被沒收,根本沒法救治王京。
    正當大家愁眉不展的時候,任小粟硬著頭皮在部隊修整時間里找到火種的軍官,對方看著任小粟問道:“有什么事情嗎?”
    任小粟偷偷塞過去一塊手表說道:“天氣太冷,我們這邊有人生病發燒了,能不能給我十三條毯子,畢竟我們現在也算是隨軍醫生了,未來還要在隊伍里救治你的戰友,現在死在路上太不劃算。”
    結果對方看了手表一眼遞還給任小粟:“這事是我們疏忽了,忘記給你們發放行軍裝備,我等會兒會讓人給你們送去。”
    任小粟愣了一下,他沒想到對方竟把手表退回來了,要知道這年頭手表也能算是貨幣之一,雖然不如黃金硬,但去典當行都能換出錢來,而且價值不菲。
    他見對方好像也不是特別難說話,就試探的問了一句:“長官,我們也沒打過仗,這樣跟著你們上前線會不會拖你們的后腿啊。”
    那火種軍官樂了:“就你們這手無縛雞之力的樣子還上前線?放心,不會讓你們去前線的,四天之后我會按計劃把你們送到前線后方的臨時衛生所,戰火波及不到你們。我們征調你們不是讓你們去打仗,而是讓你們去做自己最擅長的事情。”
    “好的謝謝,你說的太對了,我們這種手無縛雞之力的人怎么能上前線呢!”任小粟表示感謝。
    不過任小粟自己暗中尋思著,醫生要做的事情是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無限的醫療事業當中,而他最擅長的事情,則是把有限的生命全都送走。
    這樣一想大家干的事情還真有共通之處,都和有限的生命有關
    某一刻,他也想去前線看看那些北方族群的頭夠不夠硬來著。
    半個小時后,一名火種士兵不光送來了十多條毯子,竟然還送來了六片抗生素,火種士兵冷聲道:“你們最好祈禱自己別生病,藥品本就稀缺,等和北方那群人打起來可就不會給你們用了。”
    這倒是讓任小粟稍微有點意外,對方拒收他手表不說,竟還給了一點驚喜。
    原本任小粟就沒打算要藥品的,因為他自己空間里就有,完全可以偷偷喂給王京。
    大家裹上毯子之后,再看向任小粟的目光就有些許感激了。
    他們很清楚,不管任小粟來孔氏的目的是什么,火種都會攻打31號壁壘,如果不是任小粟,他們可能在亂民劫擾別墅區的時候就遇難了。
    現在硬著頭皮與火種交涉的也是任小粟,一時間年紀最小的任小粟,反倒在王京病倒后成了大家的主心骨。
    這三天里,更夸張的是司馬鋼和梁策倆人因為暈車的關系,趴在車斗后面的扶擋上吐了整整一天時間,直到吐無可吐,才開始慢慢適應這顛簸的卡車。
    早些在越野上這倆人還沒什么感覺,但運兵卡車是不一樣的,尤其是走在顛簸的路上,那路上甚至還能看到彈坑,可以想象在此之前火種與孔氏的戰爭有多么激烈。
    梁策和司馬鋼大吐特吐的時候,任小粟能看到他們后面那輛車的司機在哈哈大笑,完全是一副老兵看新兵蛋子的幸災樂禍表情。
    其實,這也讓任小粟有些詫異,以往他都以為火種是一群沒什么感情的戰爭機器,而現在,任小粟總感覺這些人和其他人也沒什么太大區別。
    不過身處火種部隊中,也有讓任小粟不爽的時候,每天去打飯都必須等所有火種作戰人員吃完,他們才能去打飯。
    可火種部隊的1個小時修整時間就差不多結束了,有時候炊事班為了不耽誤行進速度還會提前收餐,搞得任小粟他們根本打不著飯,只能期待下一頓可以快一些。
    讓任小粟無語的是,這并不是有人故意刁難他們,而是對方就這習慣,別說他們吃不上飯,就連有些路上因為修車耽誤時間的火種士兵,來晚了都沒熱乎飯吃。
    火種各個作戰序列對時間的要求,極為嚴苛。
    路上,任小粟偷偷塞給楊小槿一塊巧克力,而楊小槿則趁著沒人注意的時候塞進嘴里。
    因為無法解釋食物來源的關系,任小粟沒法給其他人食物。
    雖然他們時常打不到飯,但楊小槿沒擔心過自己會餓著,她知道任小粟身上藏的東西多著呢,甭管走哪,任小粟都有準備。
    仿佛任小粟身上帶著一個倉庫似的,文可掏豬腿、巧克力、小餅干,武可掏手榴彈、重機槍、撲克牌。
    對,其中有撲克牌。
    見識過爆裂撲克威力之后,楊小槿認為撲克牌這玩意出現在任小粟手上的時候,大家應該做的絕不是叫地主搶地主,而是先疏散人群……
    “我聽那火種軍官說還有4天才能抵達北方前線,”任小粟靠在車斗的蓬布上對所有人說道:“到時候咱們會被安排在前線后方的臨時衛生所里,倒是不用擔心會上戰場了。”
    ……
    抱歉慢性胃炎突然犯了,今天只有一章,我現在還不敢去醫院打點滴……

本文網址:http://www.gavmox.tw/book/189/189599/5774930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d3zww.com/189_189599/57749309.html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室内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