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中文網 > 玄幻小說 > 第一序列 > 770、涿鹿山

770、涿鹿山

    不知道為什么,哈桑總覺得越是接近中原文明,自家主人便越發的沉默。

    不是猶豫不決,也不是害怕,更像是矛盾。

    哈桑知道,主人曾在南方生活過,但他對于主人在這里經歷過的事情,一無所知。

    他不知道主人為何會去了草原,也不知道主人為何要建立草原上的新王朝,哈桑總覺得,自家主人總是藏了很多心事。

    現在,王庭勇士在顏六元的帶領下趕往176壁壘之外,去解救他們的敵人,仆蘭族與紇骨族。

    起初哈桑不理解顏六元的做法,因為那是敵人啊。

    可后來他與其他部族頭人才意識到,顏六元的胸懷比他們寬廣了太多,對方要的草原是完整的草原,是可以走向強大的草原,而不是在草原人支離破碎后,偏安一隅沾沾自喜。

    仆蘭族和紇骨族有著草原上四分之三的輕壯,后方還有數不清的婦孺老人,若是仆蘭族與紇骨族死在中原,那么草原人還需要將近十五年才能緩過這口氣。

    顏六元不想等那么久,他要在戰火中收服自己曾經的敵人。

    此時,仆蘭族和紇骨族在遭遇埋伏后,前后追兵夾擊下迫不得已朝涿鹿山退去。

    草原人以騎兵為主,最怕的就是群山峻嶺,到了那里,馬匹的機動性沒法施展,弓箭又無法匹敵中原人的熱武器,最后只能被困在山里等死。

    但是他們已經別無選擇了。

    就像復刻體慶慎說的那樣,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就算176號壁壘現在再怎么不爭氣,他們有出色的將領,并且有著豐富的作戰經驗。

    雖然他們現在的機械化部隊早就形同虛設,甚至兵員也從早先的四萬人減少至一萬多,但176號壁壘仍然不是草原人可以隨便挑釁的。

    這也是顏六元沒有來176壁壘的原因。

    176號壁壘兵力早早就分成兩批,一批埋伏在涿鹿山附近,另一批則從延慶山附近繞路包抄。

    等仆蘭族和紇骨族被攔截在涿鹿山前時,176號壁壘的作戰部隊已經從他們背后截斷了去路。

    仆蘭族的頭人仆蘭齊站在山前,他瞭望著前方的山路,最終還是忍痛抽出匕首來,直直扎入自己馬匹的脖頸上。

    這批雄駿的馬匹已經追隨他好多個年頭了,可現在自己卻要親手殺死對方。

    那高頭大馬慢慢倒下,眼睛中流出渾濁的淚水,仆蘭齊低聲道:“是我太愚蠢才害你跟我送死,我大概也活不了太久了,放心,我很快就會上天陪你,草原上的風會帶我們團聚。”

    旁邊的親隨聽到這里,心中便有絕望的情緒忍不住滋生出來。

    其實大家都明白,騎兵如果被敵人逼到深山之中,那就等于沒有生路了,不然斷然不會進山的。

    仆蘭齊登山而上,不遠處紇骨族的頭人紇骨顏正好也朝這邊看來,原本兩人是競爭對手,現在卻只能一起做喪家之犬了。

    紇骨顏冷聲說道:“這下好了,咱倆一起死在這涿鹿山里,算是便宜另外那個小子了,從今往后,整個草原都是他的。”

    仆蘭齊嘆息道:“你沖我說這些干什么,我記得還是你先說要打草谷以戰績定王庭的吧?如果不是你說這話,我也不用帶著我仆蘭族的勇士丟掉性命。”

    一旁的親隨說道:“您也不必如此灰心喪氣,說不定事情還有轉機的!”

    “有什么轉機?”紇骨顏冷笑道:“除非那小子能帶著他的八個部族過來救援,你當他會那么好心?恐怕他得知我們要死的消息,還要偷著笑呢,笑我們拱手就把草原送給了他。”

    “天無絕人之路……”

    紇骨顏打斷道:“而且就算他來了也沒什么用,我們都必須明白,沒有槍支想要跟中原人打,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我手下有幾位勇士還覺醒過,但還不是被中原人給亂槍打死了?”

    草原上還沒流行超凡者的說法,統統稱呼為覺醒過的勇士。

    就在此時,他們已經在山上看到后方追兵壓了過來,山下黑乎乎的一片,仆蘭齊甚至都能想象到中原人拿重機槍掃射他們的場景了。

    到時候,他的兄弟與戰士會一一在他身邊倒下,又或許他才是最先倒下的那一個也說不定。

    仆蘭齊繼續轉身向上爬去,這次176壁壘提前得知他們的打草谷計劃,兵力盡出恐怕是想要一舉安穩十五年了。

    只要把他們殺死在這涿鹿山里,草原十五年內都必須休養生息。

    噠噠噠的槍聲從山下響起,仆蘭齊回頭看了一眼,他心疼的看到自己部落的勇士在紛紛倒下,血液順著山石流淌,慘烈無比。

    可就在此時,仆蘭齊的親隨忽然喊道:“您看,有人從中原人的部隊后面過來了!”

    仆蘭齊與紇骨顏一起回頭,兩人同時愣住:“是騎兵!”

    中原人早就放棄馬匹這樣的助力了,所以對方既然騎著馬來,那一定是草原人。

    紇骨顏沉默半晌:“他怎么會過來,不應該巴不得我們死在中原嗎?”

    仆蘭齊想了想回答道:“可能因為我們都是草原人?”

    紇骨顏對此說法嗤笑不已:“我們草原上什么時候有過同胞這種概念,難道不是誰拳頭大就跟誰走?而且他就算來了又怎么樣,弓箭還能勝過中原人的槍械不成?”

    所有人都沉默了,大家也都知道紇骨顏說的沒錯,在草原上不會有哪個部落去救其他部落的,這是弱肉強食物競天擇的草原法則,沒有同胞這樣的概念。

    所以,他們只能繼續盲目的向山上爬去,等待著自己的死亡。

    仆蘭齊已經很疲憊了,不是身體的疲憊,而是看著那些跟著出生入死的兄弟死在身邊,自己卻無能為力時,心情開始出現疲憊,絕望開始如同潮水般漫過脖子,讓他喘不過氣來。

    可就在這時,卻見遠方的騎兵慢慢停了下來,只有一騎排眾而出,那馬上的少年氣質獨特。

    那一人一騎慢慢的走向涿鹿山,頭頂烏云開始慢慢凝結,電光在烏云背后一閃而過,整個天穹仿佛成為一個巨大的漩渦,要把所有人的魂都吸納進去。

    山上的仆蘭齊等人漸漸忘了逃命,他們站在山石上驚愕的望著這一幕,屏氣凝神。

    這哪里是人類可以掌握的力量,分明只有神明才能做到!

    ……

    補更

本文網址:http://www.gavmox.tw/book/189/189599/5759364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d3zww.com/189_189599/57593643.html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室内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