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困境

    酒店里已經沒有什么工作人員了,只剩下一兩個人守著店,其余人都回家找自己的家人了。

    正當李然等人坐在酒店大堂里六神無主時,壁壘外忽然響起槍聲,準確的說,是壁壘的城墻上。

    那幾名王氏的便衣軍人就站在酒店門口,商量著該怎么弄點武器來,是否可以聯系一下王氏,讓那邊跟周氏交涉一下,把武器歸還給他們。

    可是幾個人打衛星電話說了半天,王氏那邊只是答應他們跟周氏溝通一下,卻沒了下文。

    任小粟撇了門口這幾個軍人一眼,便把周迎雪拉到一邊說道“你在這里呆著,我出去看看。”

    周迎雪頓時就急了,她壓低聲音說道“老爺你別亂跑啊,我害怕。”

    “怕有什么用,”任小粟從空間里掏出兩把手槍和五六個彈夾遞給周迎雪“這酒店位于壁壘中心位置,如果這里都出事了,說明整個壁壘到完蛋了,到時候你隨便找個地方,用你的種子開辟一個小避難所里等我來救你,知道嗎。”

    “那到時候還救不救李然了?”周迎雪問道。

    任小粟愣了一下“都啥時候了,自己能活命就不錯了還救別人?大不了不參加安京寺選拔了也不能死啊。”

    周迎雪忽然眼角含笑,也不害怕了“好的老爺。”

    她最擔心任小粟只是利用她打進安京寺內部,然后就丟下她了,現在看來,自己比加入安京寺的任務重要嘛。

    任小粟覺得有些莫名其妙,這女人怎么臉色說變就變,剛才還挺害怕呢,這會兒直接就笑起來了。

    他往外面走去,李然和穆挽歌看到這一幕便慌了,李然起身問道“你去哪?”

    “我去外面看看,”任小粟說道。

    “你走了,誰來保護我們啊,”穆挽歌焦急道。

    “萬一你不回來了怎么辦,”李然有些茫然。

    任小粟朝周迎雪努了努嘴“她還在這呢。”

    所有人朝周迎雪看去,正看到周迎雪檢查槍械的一幕,大家都不知道周迎雪是怎么把槍械帶進壁壘來的。

    任小粟看了那幾名便衣軍人一眼咧嘴笑道“不還有他們呢,他們來保護你們。”

    那幾名軍人看到周迎雪手里的兩把槍械,眼睛都亮了“我們是現役軍人,既然讓我們保護大家,那這兩把槍理應由我們來使用,而且我們槍械用的更好。”

    任小粟冷笑起來“周迎雪,我離開后有人要奪槍,你就直接開槍打死他。”

    周迎雪也平靜道“你們槍械用的更好?自己槍都保不住,還談什么用槍好不好。”

    說完任小粟便出門了,要知道周迎雪可不是弱女子,那是能騙他都面不改色的選手,這些便衣軍人要是想打周迎雪的主意,估計今晚就要暴斃了。

    任小粟出了酒店便往西邊走去,那里應該是周氏部隊面對實驗體的主戰場吧,結果就在路上,他忽然看到十多個身穿黑衣的超凡者,正以和他差不多的速度在樓頂飛馳著,對方看見他也只是撇了一眼,沒有多說什么。

    奇了怪了,從哪跑出來十多個超凡者啊,下一刻,任小粟看到對方腰間的佩刀,這不是火種公司的陶瓷刀嗎。

    等等,這十幾人竟然都是火種公司成員?恐怕在實驗體到來之前,都潛伏在74號壁壘吧。

    可對方既然是火種公司的人,那撞見自己這樣的超凡者,竟然不動手了?

    任小粟默默的換了方向,改用影子跟著,想看看這火種公司要干什么。

    壁壘墻頭的槍聲已經停歇了,任小粟也不知道外面到底發生了什么情況。

    慢慢的,火種公司成員和任小粟都接近了西邊壁壘城墻,卻見那些火種公司成員直接找到周氏部隊通報了自己的身份,竟然上了城墻。

    任小粟用觀靶鏡看著這一幕,還看到周氏部隊給火種公司成員配發了槍械,似乎火種公司成員這時候要協同周氏部隊一起守城了。

    火種公司協助守城保護身后的壁壘居民?原來火種公司那些人見到自己這個超凡者也不抓捕,是因為他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

    這可有點顛覆任小粟認知,當人類共同的災難來臨時,連火種公司這種組織都成為了防御力量的一部分?

    其實任小粟也明白,若說周氏部隊潰敗,整座壁壘里幾十萬人都要遭殃,但說實話,他真沒想到火種公司會主動站出來。

    此時老李和秦笙都已經拿到了周氏部隊分發的槍械,不過周氏并沒有給他們分配具體任務,只是如果實驗體沖上城墻,那么就需要他們這些超凡者來抵擋了。

    畢竟到了那個時候,手槍和自動步槍都很難直接殺死實驗體,而對方行動能力又極其強大,所以有一只實驗體爬上城墻,對整個防御體系都是巨大的威脅,甚至可能會有更多的實驗體沖上來,導致全線崩潰。

    到時候,就只能依靠城內新修筑的防御工事了,可那是萬不得已才用的。

    當下,實驗體剛剛想要發起沖鋒,結果周氏只是用重機槍打死了幾十只實驗體,對方就退回了森林里。

    等到實驗體再從森林里出來的時候,城墻上所有人都愣住了,因為那些實驗體正驅趕著數百名活著的人類向壁壘靠近,那些人老李說不定還認識,正是為了躲避財團而躲避到荒野里的流民。

    按照常識,實驗體應該見人就殺才對,可現在不一樣了,對方竟然學會了驅使人類。

    人類手里不是有重機槍嗎,那就先打死同類再說吧。

    東面壁壘城墻也同樣面對著這樣的困境,實驗體不僅驅趕著流民,其中還有大量身穿周氏蔚藍軍裝的士兵,看樣子都是之前73號壁壘援軍里被俘虜的。

    開槍,還是不開槍?

    老李、秦笙、火種公司成員都沒有說話,因為他們只是協防,輪不到他們做主。

    周氏部隊的長官站在城墻上,他靜靜的看著那些距離城墻越來越近的人群,這些人哭喊著,嗓子都已經哭啞了,有小孩子被大人抱在懷里,臉上全是淚痕。

    而這些流民中間就混有零星的實驗體負責驅趕,后面五六米處就是實驗體的大部隊緊緊綴著,若是城墻上的軍隊沒有動作,那它們只要一接近城墻,只用半分鐘的時間就能打碎這看似堅固的壁壘。

    周氏部隊的長官平靜道“開火。”

    。

本文網址:http://www.gavmox.tw/book/189/189599/5701833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d3zww.com/189_189599/57018336.html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室内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