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中文網 > 玄幻小說 > 第一序列 > 527、荒野上的意外

527、荒野上的意外

    在完成任務之前,任小粟其實最擔心的還是安京寺不買這個賬。

    畢竟傻子都能想到,三天前就是“周迎雪”故意把楊立臣給劫持了,好讓別人無法做任務。

    這種做法,是有點壞規矩的。

    但似乎安京寺并不是特別在意任務到底由誰完成,或是怎么完成,對方要的只是一個結果,他們就是想讓楊立臣死。

    任小粟想想覺得也能說得通,畢竟之前安京寺拒絕由周迎雪來完成任務,也只是擔心會對現在的保護任務有影響罷了。

    不過,既然安京寺不介意自己搶任務,那自己以后很多事情就可以有更大的操作空間了啊……

    任小粟讓周迎雪殺了楊立臣后拍照發給安京寺,周迎雪撇撇嘴說道:“還要見血,惡心死了,要不老爺你直接弄死他吧。”

    任小粟皺眉看向周迎雪:“你是不是忘記你是一個殺手了?!”

    周迎雪訕笑道:“這還不是老爺你給慣的。”

    等任小粟殺了楊立臣給周迎雪拍照之后,他就將楊立臣的尸體給偷偷運出了壁壘,以免尸體出現壁壘里節外生枝。

    此時周氏恐怕早就開始尋找這個楊立臣了,若是周氏對西南有防備的話,那這個楊立臣應該算是很有用的人物了。

    第二天晚上,李然這邊舉辦了一場小型的歌友會,任小粟和周迎雪兩個人就在場館的舞臺下面站著,和其他十名便衣安保一樣帶著耳麥,隨時準備處理危機。

    在歌友會過程中,主持人甚至著重的介紹了一下周迎雪的超凡者身份,引起臺下粉絲們的一陣陣驚呼。

    在這個介紹里,周迎雪儼然成了一位李然的粉絲,是為了愛才來保護李然的……

    不得不說,任小粟佩服這些明星是真的會炒作。

    然而,歌友會過后,對方依然對周迎雪的安全建議置之不理,就像對方所說的那樣,他們要的就是一個排面而已。

    巡演隊伍重新啟程,周迎雪稍微檢查了一下車上的補給,結果發現隊伍里有沒帶多余的食物和汽油。

    她建議補充一下這方面的補給,結果方治表示,他們每天都會抵達新的壁壘,直接在壁壘里加油就好了,每座壁壘之間的距離最多也不過是300公里,一箱油絕對足夠。

    周迎雪皺皺眉頭沒有說話,確實,一箱油跑個500公里都沒問題,但萬一出點什么意外呢?

    而且防止也耐心解釋了一下,其實他也知道在荒野上可能遇到意外,但現在車輛是剛好夠的,沒地方放汽油。

    結果這次重新出發后,真的出了點意外,也不知道是誰在路上故意撒了釘子,車隊前方好幾輛車竟然同一時間爆胎,這搞的連備用輪胎都不夠了。

    方治稍微思考一下就決定讓人前往7壁壘尋求幫助,請那邊壁壘里的救援隊過來換輪胎,價錢好說。

    李然在不能動彈的商務車上恨恨道:“為何周氏不好好管管荒野,這肯定是有人故意撒的釘子。”

    “荒野那么大也不好管啊,”方治笑道:“不過沒關系,咱們距離7號壁壘也不過一百多公里而已,救援隊肯定很快就到了。”

    然而剛說完,方治就看到任小粟和周迎雪竟然已經開始搭建帳篷了。

    李然愣了一下:“你們搭帳篷干嘛?”

    “奧,”任小粟笑道:“我是覺得今天救援隊恐怕來不了了,所以就直接在旁邊宿營吧。”

    “為什么來不了?”李然生氣道:“7號又不算遠,就算路不好,開車三四個小時也到了!”

    任小粟笑了笑沒有說話,因為他太了解壁壘的工作效率了,這里又不是李然的主場王氏壁壘,所以救援肯定沒有那么迅速。

    此時已經是傍晚了,來的路上需要三四個小時,回去又得三四個小時,再加上修車的時間,這可就到后半夜了啊。

    所以按照壁壘救援隊的尿性,那群人肯定更愿意明天早上睡醒了再出發。

    不過任小粟對這種撒釘子的行為還挺熟悉的。

    早些年西南西北荒野還不危險的時候,有流民就專門這么對付商隊,把商隊車子一扎,然后晚上去賣舊輪胎。

    這基本就是流竄作案,一群人全靠這個發家致富了。

    后來因為荒野上危險起來,這群人就消失不見了。

    當然也不是說今天干這種臟活的人是任小粟認識的那一撥,任小粟估摸著中原既然有商隊自由往來,那干這種事情的人肯定還不少。

    巡演隊伍里的人都不相信任小粟,他們覺得只要報上名號,救援隊肯定會立刻趕來,畢竟在王氏壁壘向來都是這樣的。

    然而一直等到晚上十點多,六個小時過去了仍舊沒有看到救援隊的身影。

    巡演隊伍的人就干巴巴的坐在車上,因為每一站都是壁壘的緣故,他們連路上的補給都沒帶夠,畢竟每天都能及時抵達壁壘,在壁壘好吃好喝的根本不用考慮路上怎么辦。

    這時候李然咬牙切齒的看著任小粟和周迎雪,只見倆人就坐在不遠處的篝火旁有吃有喝,而且還有兩頂帳篷,隨時可以鉆進去睡覺。

    李然對方治問道:“咱們有帶帳篷嗎?”

    “沒有,”方治搖搖頭:“計劃里今天晚上就已經抵達7號壁壘了,路上沒有哪一天是需要住在荒野上的啊。要不我去和他們說說,讓他們騰出一頂帳篷來?”

    “不用,”李然冷聲道:“我睡車上就行。”

    她這保姆車還是挺舒適的,連柔軟的座椅都能放平變成床。

    此時已是深秋,夜里還是很冷的,最低溫度能有2度,所以每輛車都開著暖氣。

    一會兒過去,周迎雪看著那些人已經在車上睡著了,便起身。

    任小粟問道:“干什么?”

    “老爺你等會兒就知道了,”周迎雪說道。

    只見周迎雪笑盈盈的走到車邊敲了敲李然的窗戶,李然困頓的睜開眼睛,周迎雪說道:“有沒有感覺到昏昏沉沉的,還有點惡心?”

    李然頓時清醒了幾分:“你對我做了什么?!”

    周迎雪笑道:“不是我對你做了什么,而是汽車怠速停在原地的時候不要開暖風,你們已經一氧化碳中毒了,快下車。”

本文網址:http://www.gavmox.tw/book/189/189599/5642419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d3zww.com/189_189599/56424198.html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室内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