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8、大捷

    任小粟一瘸一拐的爬上山頭,他躲在防御工事后面喘息著笑道:“狙擊手我給弄死了,還弄死了倆,還有兩支游擊連隊也都弄死了。”

    “吹牛呢吧,”張小滿樂呵呵笑道,然而他看到獵犬后面上千名宗氏追兵,立馬就笑不出來了:“你真一個人弄死了兩個游擊連隊和狙擊手?”

    平時尖刀連里互相吹牛慣了,所以任小粟說出那么駭人聽聞的消息時,大家下意識都覺得任小粟在吹牛。

    任小粟說道:“后面有很多追兵,撤吧。”

    “那可不行,”張小滿樂了:“你那么生猛,咱尖刀連也不能拖你后腿是不是,甭管今天來多少士兵,咱都給他滅了!”

    任小粟忽然意識到張小滿他們在這里準備的異常充分,似乎早就準備好要打這場伏擊戰了。

    “連長,”焦小晨看向遠處忽然說道:“咱們撤吧……”

    然而此時張小滿看著遠處烏泱泱的宗氏士兵,因為距離還很遠的關系,宗氏士兵遠遠看去就像是小黑點似的。

    張小滿忽然意識到任小粟那話里但凡有點水分,對方都不會派這么多人過來肅清山野。

    這可是要殲滅178要塞前鋒部隊的架勢啊!

    任小粟問道:“你們怎么埋伏在這了?”

    張小滿大大咧咧說道:“我們只是擔心你玩大了被追擊,所以就埋伏在這里了,本身也是為了接應你的,只是沒想到你玩的這么大。”

    “對的,”焦小晨說道:“我們原先猜你能把那個狙擊手弄死就不錯了,然后游擊連隊肯定會追擊你,到時候我們就在這個老鴉口阻擊對方,把游擊連隊給打掉,結果沒成想你早就弄死了游擊連隊,引來了宗氏的一小支主力部隊,哈哈,牛逼!”

    張小滿關心道:“傷勢有沒有問題?”

    “沒事,我涂過黑藥了,”任小粟說道:“咱們跑路吧,敵人兵力有點多。”

    此時付饒他們已經把獵犬都給打死了,尖刀連肯定是扛不住這么多宗氏士兵的,所以跑才是最好的選擇。

    不過張小滿轉念說道:“那特么還猶豫啥,跑唄……不過不能就這么跑了,得干一票大的再走,焦小晨,把你的迫擊炮都給架好嘍,全體都有,準備戰斗!”

    任小粟皺眉:“敵方人數很多啊。”

    張小滿認真道:“你看他們帶重型武器了嗎?這是游擊部隊,山里又進不了機械化部隊,所以我們占據高坡打他們一波,那是穩操勝券的事情。”

    “他們已經聽見機槍聲了,應該是不會沖過來送死的吧,”任小粟問道。

    “你沒看見嗎,這支部隊的主官都已經上頭了,他這是被你打急眼了,”張小滿笑道:“你以為人人都是天下名將呢?宗氏這些年龜縮在北邊連場像樣的仗都沒打過,軍官在臨場應變能力上真的差遠了,別覺得能當上軍官就一定是非常冷靜的聰明人,如果真是這樣,歷史上也不會有那么多糊涂仗了。”

    任小粟默然不語。

    張小滿樂道:“你以為我是小瞧天下英雄?不是,我們這叫知己知彼,若把宗氏換成慶氏,司令還真未必愿意出兵開商路了,若這是慶氏那身經百戰的部隊,我現在轉身就跑。但財團也有強弱,宗氏被慶氏、楊氏擠在一邊不是沒有道理的,我們沒有小瞧他們,是他們自己不行。”

    這時候,任小粟忽然意識到,178要塞的糙漢子們,竟是覺得慶氏部隊要比宗氏部隊的水平高出好幾個等級,在他們眼里,只有慶氏才是真正難纏的對手。

    似乎為了印證張小滿的話一般,宗氏那邊趕來的士兵在明知道有機槍的情況下,依然在上峰命令下,借助山間掩體向前行進。

    竟是要強行把尖刀連給打掉!

    而張小滿這邊等待著對方進入射程之后,立馬下令開火,連同著焦小晨那邊的六架迫擊炮一起,瘋狂的轟擊宗氏部隊。

    眼瞅著只是一輪攻擊,就幾乎打掉了宗氏沖上來的一個連隊,直到這時,才徹底把對方給打清醒了。

    宗氏部隊如同潮水一般退了回去!

    這時候張小滿起身收拾東西:“趕緊走趕緊走,特么的宗氏的迫擊炮要轟過來了,這些時間他們應該已經調整好迫擊炮角度了,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這一幕給任小粟看的一愣一愣的,從剛才張小滿決定要打的時候,他就一直沒說話,這時候張小滿“干了一票大的”之后,竟是跑的比兔子還快,全然沒有剛才那豪情壯志了一樣。

    就在他們剛剛撤下山頭的時候,宗氏的炮火果然覆蓋了他們剛剛所在的陣地。

    張小滿大呼好險:“還好跑得快,不然就留在這里了。這次功勞大了啊,算上任小粟打的,咱們竟然打掉了宗氏三個連隊,哈哈,回去又是個三等功,搞不好還有二等功可以拿。”

    任小粟好奇道:“連長,你就不怕他們先用炮轟?”

    “不怕,他們一開始根本無法確定我們的具體方位,而且他們還沒時間調整迫擊炮角度呢,打也打不準。”

    然而此時任小粟忽然認真道:“連長,雖然我也不知道你們很了解宗氏部隊,但咱們以后還是盡量不要小瞧他們,萬一炮火來的時候咱們還沒走掉,不就搭進去了嗎?我是真心希望咱們都能活著回去。”

    所有人看向張小滿,尖刀連向來都是跟著張小滿在刀尖上舔血,連演習的時候都是專挑危險的事情玩心跳。

    就是這種作風,外面的人才會管178要塞的人稱作殺坯。

    任小粟繼續說道:“我不是質疑連長你的戰斗方式,而是希望咱們再慎重一點,畢竟萬一遇到一次特別聰明的對手,大家恐怕就都搭進去了,哪怕這就是萬分之一的幾率,咱們也賭不起。”

    張小滿沉默了一會兒說道:“行,聽你的!”

    周圍尖刀連士兵愣了一下,以前也有人勸過張小滿,可張小滿卻從來沒聽過啊。

    “看什么看,”張小滿不樂意道:“都看老子做什么,老子臉上有花嗎?趕緊撤退!”

    宗氏的機械化部隊無法進山,所以他們也不怕宗氏繼續追擊,尖刀連跑的又不比宗氏慢。

本文網址:http://www.gavmox.tw/book/189/189599/5587936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d3zww.com/189_189599/55879368.html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室内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