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中文網 > 玄幻小說 > 第一序列 > 358、車禍現場

358、車禍現場

    因為任小粟在后方出現的問題,敵人迫不得已分出大量兵力來對付他,金嵐他們那邊的壓力頓減,這是能夠清晰感受到的。

    然而敵人都在以為任小粟會硬沖他們陣型的時候,結果讓他們愕然的是,任小粟如此氣勢洶洶的沖來,卻始終游走在他們有效射程之外,就跟放風箏一樣,若即若離。

    任小粟沒有留手,他在體內局部瘋狂的運行著納米機器人,以免自己中彈,就算中彈了也可以立馬利用納米機器人進行抵抗。

    其實這是很明智的做法,畢竟任小粟俗體凡胎,怎么可能架得住幾百人掃射?一旦他有接近的意圖,對方就會迅速在他面前打出一片火力交織網。

    別說他了,蚊子都可能被亂槍打死!

    但敵人疑惑的是你一開始的勇猛哪去了啊,說好獨自完成包圍敵軍的壯舉呢?

    你特么倒是上啊!

    “他在拖時間!”有人喊道。

    “確實!”有人說道:“這小子始終吊著咱們,不讓咱們安心面對正面戰場,但就是不靠近,這純粹就是為了吸引火力拖時間啊。”

    “可他拖時間在等什么呢?”有土匪疑惑道。

    可就在此時,遠處地平線上忽然出現了一個黑影,那黑影發足狂奔之間一步就能跨越十多米,十分駭人!

    沉重如急促鼓點似的腳步聲在越來越近,這就是任小粟費勁心思拖延時間等待的救兵,從遠方而來!

    有土匪見那黑影靠近便開槍掃射,可黑影卻不躲不避,硬抗了所有槍火!

    “這是什么東西?”有土匪驚呼:“怎么不怕子彈!”

    “不好,快跑!”

    可是現在想跑?晚了!

    卻見如同野牛般的黑影剎那間與人群相撞,那強大的慣性猶如炮彈似的,將面前一條直線上的土匪統統撞上天空,像是出了車禍的玩具布偶。

    那被撞的土匪只感覺自己渾身骨骼都碎裂了,然后整個人不受控制的在天空中翻轉。

    一個接一個的土匪飛上天空,就像雜技團在表演空中飛人,但這大概是史上最慘的空中飛人了。

    土匪們已經無心開槍了,這強大到足以碾壓他們的力量出現時,這群土匪開始慌了!

    那奇怪黑影掠殺能力太強,他們甚至沒有反抗的能力!

    戰場之外的任小粟一邊控制影子橫沖直撞,一邊在人群中尋找著王從陽的蹤跡。

    因為影子不停中槍的緣故,任小粟一直在忍受著子彈透過影子傳遞給他的傷痛。

    頭上和背上,都因為疼痛而流出大量的汗水,任小粟還在尋找王從陽,擒賊先擒王!

    任小粟高速運動著,戰場上的流彈四處紛飛防不勝防,他已經用納米機器人擋了兩次子彈了,那子彈達到他皮膚上也只能將皮膚擦破,卻無法打進納米機器人形成的防御組織里。

    可是找了半天,納米機器人的能量都沒了,他竟然還沒看到王從陽人在哪里!

    戰場最前線的金嵐已經發現,敵人已經開始自亂陣腳,處于無人指揮的敵人因為后方強大力量的出現,開始慌了。

    張一恒他們在楊小槿的火力掩護下,甚至敢沖出破碎的防御工事還擊了,而六神無主的土匪們開始潰敗。

    可直到這個時候,任小粟都沒找到王從陽的身影!

    任小粟疑惑,難道王從陽沒來?不對,那輛從虛無中駛出的列車分明就是王從陽的手筆啊!

    其實當他看到那輛蒸汽列車的時候,任小粟心里的一個疑惑就解開了:早些時候,集鎮上的流民總是傳說有人在荒野上看到一輛列車從虛無中駛向現實,那是超凡者的力量。

    當時任小粟還心生羨慕來著,這是集鎮上最早關于超凡者的傳說,任小粟都要聽膩了。

    很多人都說那個流民是頭腦發昏了,所以看走了眼。

    而且那輛從此再也沒有出現過。

    任小粟也曾疑惑,難道113壁壘還有其他的超凡者嗎?可是誰也沒見過啊。

    此刻想來,那荒野上出現的列車,恐怕就是王從陽在試驗自己的能力吧?

    所以,那個傳說是真的,而王從陽成為超凡者的時間,恐怕是超凡者里面最早的那一批!

    就在此時任小粟忽然意識到,這王從陽恐怕見大勢已去,已經逃跑了吧?

    他望向北方大地上的河谷溝壑,說不定王從陽就在那些溝壑里逃竄,而那些縱橫崎嶇的溝壑則成為了王從陽藏匿身形的保護傘。

    任小粟不再找了,他開始像賭運氣似的向北方追去,若他的判斷正確,那說不定他現在還來得及捉住這貨!

    才剛跑了兩公里,任小粟忽然看到遠處有個人影鉆出了溝壑,彼此之間大概相距一公里左右。

    任小粟確認,這就是王從陽,對方果然提前逃了!

    這人苦心經營的土匪組織即將煙消云散,然而對于他來說這一切好像都不值一提,當他看到影子到來的時候,竟直接選擇了丟棄所有累贅,獨自逃走。

    因為王從陽看到影子的一瞬間,便以為是許顯楚來了!

    在王從陽看來,任小粟、許顯楚、楊小槿,三個超凡者打他一個人,他肯定要輸!

    從任小粟他們這里逃離的土匪告訴王從陽說,任小粟是178壁壘的人,而且和許顯楚是好朋友。

    當時王從陽深知,雖然這話里有水分,但任小粟和張景林關系極好是真的。

    如果任小粟真是帶著178壁壘的使命來,那他多半是無法在河谷地區立足了。

    就算他不來找任小粟,任小粟也會去找他!

    王從陽也沒法分辨到底什么才是真相,他只想趁著任小粟還沒準備充足,試著殺任小粟一次永除后患!

    但不管成不成功,他都要直接遠離河谷地區前往中原,那里是更加廣闊的世界!

    所以,王從陽聽到任小粟這名字的時候,便有了拋棄他手下土匪的想法,他不可能將土匪們也帶去中原,他也看不上這群土匪。

    任小粟在后面追著,他原以為自己應該能夠很輕松追上王從陽的,可這時,那輛神秘而又詭異的黑色蒸汽列車忽然從荒野上駛來,完全無視河谷溝壑的崎嶇,就像行駛在平地一般。

本文網址:http://www.gavmox.tw/book/189/189599/5549286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d3zww.com/189_189599/55492868.html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室内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