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中文網 > 玄幻小說 > 第一序列 > 338、匪窩內亂

338、匪窩內亂

    “注意你的呼吸,”楊小槿說道:“你的肺葉在吸納空氣之后會迅速改變你的姿勢,也許不明顯,但對狙擊手來說,每一個細節的失敗,都將是致命的。”

    “鷹隼飛的高度太高了,所以你只能等它向下盤旋的時候,抓住那個拉近距離的機會,這機會稍縱即逝。”

    對于狙擊手來說,機會到來的時候就是必須做出決定的時候,不能猶豫一分一毫。

    轟的一槍,任小粟對著天空中高遠的鷹隼扣動了扳機,那狙擊槍巨大的后坐力與槍膛中排出的氣浪,將他周圍的黃土地面都給掀起了巨大的煙塵。

    這是楊小槿的槍械,她具現出來交給任小粟用的。

    今天是任小粟的實戰訓練,打的是天上的鷹隼,但從一開始楊小槿就給了他最高的難度,讓他打鷹隼的頭部。

    一槍之后,鷹隼屁事沒有,被槍聲驚的飛走了……

    楊小槿嘴角微翹:“還覺得自己槍械能力可以?”

    任小粟故作疑惑:“明明打中它腦子了啊,為啥沒事呢,可能是因為它變異了吧?”

    “得了吧,”楊小槿撇撇嘴:“再怎么變異它也只是鷹隼,不是火種公司控制的基因編輯產物,擋不住狙擊子彈的。你說你打中了它的腦袋,為什么它沒事呢?”

    任小粟沉思道:“可能它沒有腦子吧。”

    “呵呵,”楊小槿將狙擊槍收了起來:“再往前走就不能開槍了,狙擊槍的聲音太大,會引起土匪注意。”

    “嗯,”任小粟點點頭,這兩天他關于槍械方面的進階知識聽了不少,還需要很多的實踐。

    他已經因為要練槍在路上耽誤一天了,楊小槿好像也不急似的,一點都不趕時間,耐心陪著他練槍。

    但現在剿匪任務明顯更重要一些,他練槍也并不用急于這一時。

    “如果遇到流民的聚居地,他們會歡迎我們么?”任小粟好奇道。

    “不至于歡迎,但也不至于排斥,”楊小槿說道:“大家都是依著水源勉強耕種,你種你的,我種我的,好多流民剛逃出來都沒帶吃的,他們會用工廠里攢下來的錢買點食物買種子,畢竟農作物長出來就需要很久了,這倒是聚居地里流民們愿意看到的。而且,新的流民加入也會帶去外界的信息。”

    “這一路上也沒碰到個土匪,好奇怪,”任小粟皺眉道。

    在一個匪患橫行的地方見不到土匪,就像是在海里看不見魚一樣,必然有異常事件發生在這個河谷地區了。

    “你看,”楊小槿翻過一道丘陵后忽然指著面前說道,卻見前方一條小小的河流在大地上蜿蜒而過,而好多流民則在河邊挖渠,這是為了趕在春天到來前挖好能夠灌溉莊稼的新渠。

    流民們見到楊小槿和任小粟,發現他們打扮是流民,便放下心來。

    這些人聰明的很,你要是壁壘人假扮的,他們一眼就能分辨出來了。就像任小粟說的那樣,全靠細節。

    等任小粟和楊小槿靠近,還沒開口說話呢便有一個大嬸擦了把汗說道:“高粱種子,買嗎?正好趕上春播了。”

    “買,”任小粟從懷里掏出一個布包來,翻開好些層才看到里面的一些碎零錢,流民們看到這一幕便更放心了,壁壘里的大人物們哪能裝的這么像?

    但還有人不放心:“你們從哪逃出來的?”

    任小粟罵罵咧咧說道:“礦上,原本說背一噸煤給21塊錢,結果忽然降到了20塊零6毛,而且還要扣什么材料費,簡直不讓人活了。”

    一個流民哈哈大笑起來:“還不如我在礦上的時候呢。”

    結果就在此時,一個大嬸忽然說道:“不過你們夫妻倆現在逃出來的不是時候啊。”

    任小粟和楊小槿都愣住了,他們之前互相套路了半天,就為了爭誰大誰小,最后任小粟吃虧了當弟弟,楊小槿當姐姐。

    可商量的挺好,到這里身份一下子就變了……

    流民結婚都挺早的,早點生孩子,孩子長大了還能幫家里干活,大家都這么想,所以他們兩個在壁壘里顯得年輕,到這里看起來就剛好是適婚年齡。

    而且這年頭,不是夫妻誰會一起往外逃啊,萬一有人逃的時候被其他人舉報,那其他人可是能拿獎賞的。

    這就讓兩個人有點猝不及防了,任小粟偷偷瞄了楊小槿一眼,不知道楊小槿會作何反應,如果楊小槿硬要解釋引起流民們的懷疑,那他們就該撤退了,再找路進河谷地區也不是什么問題。

    卻見楊小槿笑了笑并沒有解釋身份,反而是默認了下來:“我們來的咋就不是時候了,難道有什么事嗎?”

    “我給你說,這段時間北方匪窩正亂呢,殺了好些人呢,”大嬸語重心長的說道:“咱這大家伙都挺慌的,不知道會不會波及到咱們。”

    “匪窩怎么了啊,”任小粟好奇道:“咱就種個地而已,誰還能把咱們怎么樣?”

    “聽說北方三伙人不對付,都想把這河谷地區大大小小的土匪給整合到一起,有兩伙人特別兇,好像還有超凡者,遇到不歸順他們的就殺,”大嬸解釋道:“提前給你們說好了,你們夫妻倆在這里呆著沒問題,大家一起種地,但如果有土匪來問歸順不歸順,大家都得說歸順,別逆著他們。”

    “成,”任小粟答應道:“那要是這伙人走了,再來一伙呢?”

    大嬸擺擺手:“誰來就歸順誰,不講究,只要讓咱種地就行。”

    這就是流民的生存規則,服軟不惹事,你們土匪之間想怎么打就怎么打,誰來就歸順誰……

    反正那些土匪現在也看不上他們的種子和莊稼了,也不知道怎么的,明明沒人可打劫了,結果那些土匪卻越來越富,裝備器械也越來越好。

    去年宗氏正規軍來河谷地區,結果被幾撥土匪給打的灰頭土臉!

    這哪是一般土匪能辦到的事情?能特么打得過正規軍的土匪,那還是土匪?!

本文網址:http://www.gavmox.tw/book/189/189599/5540520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d3zww.com/189_189599/55405200.html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室内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