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中文網 > 玄幻小說 > 第一序列 > 329、熱情的楊鈺安

329、熱情的楊鈺安

    宮殿不會騙任小粟,所以誠心的感謝就一定會有感謝幣,不誠心的就一定不會有。

    不論面前的宗丞表現得如何熱切與誠懇,任小粟也不會相信。

    就算沒有宮殿這一出,任小粟也照樣不會相信,不然他就是白在廢土上活了十七年。

    宗丞沒在這里多停留,任小粟也不知道這貨到底存了什么心思,只管笑著應和對方。

    顏六元就在旁邊看著任小粟握緊了宗丞的雙手,就差跟對方拜把子認兄弟了,

    宗丞走了之后,任小粟終于松了口氣:“跟壁壘人打交道真費勁,明明都知道彼此在演戲,還得配合著。”

    “哥,你剛才笑的挺真誠呢,”顏六元笑道:“我還以為你真要認他當兄弟了。”

    “也不看看你哥是誰,”任小粟得意洋洋的說道。

    結果這邊剛送走一個,又有人來敲門了,任小粟心說這是宗丞那小子又回來了,他馬上換了一張笑臉去開門,打開門就準備握住對方的雙手:“兄弟!”

    而外面的楊鈺安一臉詫異的看著任小粟,完全搞不明白發生了什么。

    “哈哈哈,”任小粟頓時尷尬了:“誤會誤會,您是?”

    那天晚上任小粟雖然去了晚宴,可他被楊小槿帶著離開后,楊鈺安才從別墅里出來,所以任小粟并沒有見過楊鈺安,也不認識。

    楊鈺安微笑著說道:“你好,我叫楊鈺安,我是楊小槿的三叔。”

    “嗷嗷,”任小粟愣了一下便趕緊讓開身子:“請進請進。”

    此時任小粟心里嘀咕著,讓自己毫無準備的去參加晚宴的人,恐怕就是面前這老小子吧,是想讓自己對楊小槿知難而退呢。

    但面上任小粟并不會說什么,楊鈺安親自過來,身后還有保鏢和隨從,也一同進了院子在四周警戒著。

    不等任小粟說話,楊鈺安先開口了:“真是抱歉啊,之前是我考慮欠妥,所以安排你們參加晚宴的時候缺少準備,主要是這宴會早就籌備了,而你們剛到壁壘不久,所以招待上有些疏忽。”

    任小粟笑道:“不會不會,我就一個流民,能去看看你們晚宴是什么樣子就好了。”

    王富貴在屋子里透過窗戶看著這一幕嘀咕道:“兩只狐貍。”

    顏六元笑瞇瞇的說道:“我哥可不是狐貍。”

    “那是什么?”

    “吃狐貍的。”

    此時楊鈺安讓人送上了一份禮物:“第一次登門沒有備什么厚禮,希望你能喜歡!”

    “喜歡喜歡,您送什么都喜歡,”任小粟笑道。

    任小粟等著楊鈺安說正事,他才不相信這楊氏財團的二號人物登門拜訪,會是為了賠禮道歉,必然是有更重要的事情。

    結果,楊鈺安硬是噓寒問暖了半個小時,才把話題轉到自己想問的事情上來,任小粟真的很佩服這種人的耐心。

    楊鈺安說道:“這些天,許顯楚離開前一直有提到你,你跟許顯楚很熟嗎?”

    “熟啊,”任小粟笑道:“我們當初一起去的境山呢,還有小槿一起。”

    “奧,”楊鈺安像是剛知道這件事情似的,他轉而又問:“你認識張司令嗎?張景林。”

    任小粟愣了一下:“認識。”

    楊鈺安笑道:“你跟他……”

    “他是我的老師,”任小粟干脆果斷的說道。

    楊鈺安這次真的愣住了,他沒想到任小粟和張景林竟然是這層關系!師徒?

    任小粟一臉坦然,扯虎皮做大旗誰不會?當初他還拿過羅嵐送的錦旗用來護體呢,對于任小粟來說當然是實用最重要,給自己多加幾道護身符比什么都強啊。

    這時候他才不會藏著掖著,既然知道楊鈺安有聯合17壁壘的心思,那他任小粟先裝一段也沒啥嘛。

    而且他又沒撒謊,他真的是張景林的學生啊,不僅是學生,他還跟張景林共過事呢,當初大家都是集鎮學堂的老師對不對?

    楊鈺安斟酌了一下語氣說道:“那你為何不去17壁壘呢?”

    “不是不去,”任小粟深沉道:“是打算過段時間再去,畢竟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所以我就讓許顯楚先去了,我給了他一封介紹信,讓他先去了17壁壘。”

    楊鈺安面上平靜,心中卻波濤洶涌,合著許顯楚能在17壁壘得到重用,是因為任小粟介紹信的緣故?

    難怪許顯楚聽到任小粟的名字,連宴會上的場面都不顧了,也要去找任小粟!

    而任小粟所說的更重要的事情,恐怕就是為了楊小槿吧?

    任小粟也是一臉平靜,這話半真半假說的一點都不心虛。

    “看來,張司令真的很看重你啊,”楊鈺安和藹笑道。

    “還行,老師曾打算讓我接替他的工作來著,但時機還不成熟,”任小粟認真說道,這話說的也不是謊話,畢竟當初張景林選他當代課老師,確實是打算讓他當學堂先生的。

    只是這話聽到楊鈺安耳朵里就不一樣了,張景林這特么是要讓面前這少年以后接手17壁壘?所謂的時機不成熟,不就是要再培養一下嘛,很多老人都知道張景林接手17壁壘之前,足足在基層熬了十年,熬到所有人都服他,老司令才把壁壘交給了他。

    這倒還真說得通了,張景林之前也是從一個流民被選中當17壁壘司令的,而17壁壘里是最不看重出身的壁壘了。

    楊鈺安此時看著任小粟的目光,越發的溫和了:“年少有為啊。”

    此時他仿佛全然不記得自己之前給楊小槿說過什么了一樣:“聽說這次剿匪你也要去?”

    “嗯嗯,這是咱們西北的事情,我當然也義不容辭,”任小粟大義凜然的說道。

    “好好好,”楊鈺安叮囑道:“一定要注意安全,剿匪之事不用急于一時,我相信我們以后一定可以將匪患全部清掃干凈的。行了,我就不多留了,你也要準備出發的事情了吧,你忙吧。”

    “謝謝三叔,”任小粟說道。

    聽到這一聲三叔,楊鈺安的笑容更盛,相比宗氏,他必然更加希望能夠聯合17壁壘,那是真正的助力,若有17壁壘相助,吞掉宗氏怕是也不在話下了。

    楊鈺安不會把籌碼壓在一個人身上,也會去好好調查任小粟所說是不是真的。

    不過就現在來看,可信度還是極高的,畢竟有許顯楚佐證。

本文網址:http://www.gavmox.tw/book/189/189599/5533987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d3zww.com/189_189599/55339874.html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室内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