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中文網 > 玄幻小說 > 第一序列 > 237、戰時集結

237、戰時集結

    “哥,我能去山里看看狼王嗎?”顏六元好奇說道:“總覺得它好像認識我一樣。”
    之前任小粟就私下里跟顏六元講過他和狼群的交易,所以顏六元也很清楚,任小粟現在和狼群算是合作關系,雙方還曾合力獵殺過納米戰士來著。
    聽起來挺離奇的,但顏六元早就習慣了任小粟的古怪之處。
    任小粟想了想說道:“可以,但你必須跟在我后面。”
    雖然已經和狼群合作很久了,但任小粟還是有點不放心,萬一狼王發瘋了想要傷害顏六元怎么辦?
    說著,兩個人便打算進山了,結果這時任小粟忽然看到山下車輛的燈光正在快速向山上趕來,他皺起眉頭說道:“你先進屋子里去,把李清正喊醒叫出來。”
    “好,”顏六元去喊醒了李清正。
    只見李清正披著軍大衣走出了屋子:“小粟你喊我?”
    “有人上山,應該是李氏的人,”任小粟說道。
    “這大過年的誰會閑著沒事到山上來?”李清正驚奇了,他們倆人就站在哨所門口等待著,一輛越野車在哨所門前停下,一名士兵拿著一封牛皮紙信封隔空扔了過來:“私人部隊集結,這是文件,明天早上7點鐘以前,未按時集結者全作戰班組追究責任,以逃兵論處,少一個人都不行。”
    李氏的逃兵役罪是很重的,不光要緝拿本人進行刑事處罰,甚至還有禍及家人,在集鎮上的流民將直接上去水源分配的資格,在這個年代里不分配安全水源,流民是活不了多久的。
    也有人可以去荒野上尋找水源,但進荒野就必然伴隨著風險。
    來發送文件的人說完便準備上車離開了,可李清正一計算,現在已經是凌晨兩點鐘了,也就是說5個小時內必須在壁壘外集結報道,不然以后就是逃兵了啊。
    他看向那士兵說道:“我們在這里守哨所啊,我們走了這哨所怎么辦,能不能通融一下?”
    那士兵上車時冷笑:“跟我說有個屁用,你不想去集結可以不去啊。”
    任小粟看向李清正:“你在集鎮上還有家人?沒有家人的話可以跑的啊。”
    李清正苦澀道:“怎么跑?我是沒有家人了,但咱們班組里還有十多個人在集鎮上是有家人的,咱班組里逃掉一個人,全班組都要受同樣的責罰。”
    這是李氏的毒招,讓你的戰友看住你不能亂跑,要是班組里跑掉一個人,全班組都得完蛋。
    任小粟詫異的看了李清正一眼,明知道是去當炮灰結果也不跑,竟然是為了其他人著想。
    胡說在年夜飯之前就有說過,大家可能當炮灰。
    大家自己也會有自己的判斷:私人部隊拉上前線能干什么?能攻堅克難嗎?他們也只能當炮灰啊。
    不過李清正這人也是有點奇怪,跟你相處之前恨不得從你身上刮三斤油水下來,認你當朋友之后又很講義氣。
    之前胡說給他們辦軍人身份的時候也就是給了任小粟和李清正,這時候李清正要利用這身份一個人跑路,那簡直是太容易了。
    事實上任小粟原本是想帶著顏六元等人進壁壘的,畢竟他有特偵司的身份,想辦這事輕而易舉。
    但現在看來,如果他帶人走了,恐怕班組里的其他人都得完蛋。
    任小粟想了想嘆息道:“那就把大家都喊起來吧,我們現在就要出發了,先讓我把家人給送回集鎮,然后咱們就去集結報道。”
    “成,”李清正答應道。
    這時候任小粟忽然想起來什么似的:“你能不能教教我怎么開車?”
    以后如果離開李氏的底盤,不管是去88壁壘還是178壁壘,甚至去其他地方,開著卡車總歸是最舒服的選擇,所以任小粟就動了學車的心思。
    而且這次集結之后肯定是要奔赴北方前線的,路上如果只有李清正一個人會開車,那得把李清正給累死。
    任小粟心想自己學不會自行車,那不如直接跳過自行車,學開汽車!
    為了這么一個生活技能浪費技能學習圖譜實在不值當,更何況他現在還沒有技能學習圖譜,就算有,他也肯定是學習胡說這一類人更好一些啊。
    李清正愣了一下:“行,路上就教你,咱們時間還夠!開車這事沒多難,山路你肯定不能開,但下了山在直路上開起來,你很快就學會了。”
    事實也正是如此,開車上路這事,如果不需要在壁壘里遵守交通規則什么的,也就上路跑一會兒就明白了。
    哨所里的人被喊醒時一個個睡眼惺忪的,李清正扯開嗓子喊:“都特么別睡了,趕緊把哨所里的物資都給帶上,全都被到自己的行軍包里不要往車上放,萬一被查到那么多臘肉,咱么一個個吃不了兜著走。”
    有人好奇道:“狼王,咱們這是要干啥啊。”
    李清正環視四周說道:“準備上戰場吧……”
    所有人都愣住了:“現在嗎?不把春節過完?”
    “戰爭哪會等你過不過春節啊,”李清正嘆息道:“都去收拾東西吧,15分鐘以后在這里集合。”
    一個個哨所士兵的表情頓時便垮了,大家最近相處的像是一家人一樣,都商量著以后在這哨所住下了,結果現在忽然就要去戰場上當炮灰。
    “咱們能不能不去啊,”有人問道:“守哨所多好。”
    剛來這里的時候,大家都覺得哨所太苦了,可是這段時間以來,大家忽然發現哨所的生活一點都不苦啊,反而比在集鎮上還舒服。
    李清正這時嚴肅說道:“如果我們不去集結,那么一些隊友在集鎮上的親人就活不下去了,而且李氏必然會對我們進行通緝,跑不掉的。”
    任小粟在旁邊看著這群人,整個哨所總共就十多桿自動步槍,手雷一顆都沒有,簡易迫擊炮、步兵地雷什么的就更不用說了,連最基本的單兵通訊電臺都沒,這要打起仗來,那么大的戰場甚至橫跨兩座山脈,他們連個求救支援的機會都沒有。
    到時候整個戰場的敵人都會明白,他們這些私人部隊就是最好的突破口,不堪一擊。
    當然,如果敵人覺得任小粟他們這支私人部隊也和別的臭魚爛蝦一樣,那光是任小粟一個人搞不好就能給他們上一課。
    也不知道狼群會不會跟著過去,任小粟回頭望了一眼山上,狼王此時已經不見了。
    此時陳無敵湊到任小粟旁邊:“師父,咱們也要去打仗嗎?”
    “我們先看看情況再說打不打仗的事情,”任小粟說道:“你去幫大家扛一下東西吧,我也去準備一下。”
    “好的,”陳無敵答應道。

本文網址:http://www.gavmox.tw/book/189/189599/5483004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d3zww.com/189_189599/54830049.html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室内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