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中文網 > 玄幻小說 > 第一序列 > 83、不正經人家的孩子

83、不正經人家的孩子

    任小粟看著那一包包破碎的煙盒便有些心痛,按照王富貴店里一根二十元的煙錢來算,這店里的煙得價值多少錢?

    更何況這條街上任小粟粗略估算了一下就最起碼有五六家煙酒店。

    這一刻任小粟換算了一下物價,心想災變之前的人類可真有錢啊……

    倉促之間任小粟都沒意識到,其實災變前的煙草并不是什么緊俏物資。任小粟轉頭看向店鋪后排墻壁上擺放的酒,那些酒的外包裝盒子因為沒有塑料保護,所以早就不復存在了,全是光禿禿的酒瓶。

    有些酒瓶似乎是因為地震的緣故散落在了地上摔的粉碎,有些還擺在柜子上,可任小粟隨手打開一看便發現里面的酒早就沒了。

    也不知道現在距離災變到底過去了多久,酒瓶子里的酒竟然盡數揮發。

    任小粟嘟囔道:“以前的酒廠也不知道把密封性做的好一些嗎?!”

    他不信邪的又挨個晃了一下還保存完好的酒瓶,結果都毫無例外,里面的酒早就沒有了。

    事實上這種酒要保存都需要專門的保存技術重新加工,比如封蠟之類的,不然五十年陳釀拿出來只剩半瓶那是常有的事情。

    如今集鎮上最貴的其實就是煙、酒、藥物,尤其是酒這東西壓根就是違禁品,但集鎮上的人就比較尿性,越違禁的東西就反而越值錢。

    原本任小粟看到這些店鋪的時候以為自己找到了巨大的寶藏,可現在他忽然意識到之前自己的幻想全是在扯淡呢。

    時間與災變就像是一柄巨大的刀,將新、舊兩個文明一刀斬斷,任小粟心說煙酒都這樣了,那藥物就更不用說了。

    剛才他還看到一個藥店準備去探索一下呢,結果現在看來也不用探索了。

    任小粟走到街上認真的思考起來,有什么東西是沒有保質期的?或者說保質期能夠高達數百年?

    他忽然看到身旁有一家店鋪的名字叫計生保健,不過任小粟沒有進去,畢竟在他看來這應該是個賣保健品的店鋪吧,可什么保健品也存不了這么久啊。

    他再次確認慶氏財團的注意力沒有轉移到自己這邊,于是重新放下心來,此時任小粟依然能夠聽到外圍的槍聲,這讓他非常疑惑,那個實驗體竟然如此厲害嗎?

    不過這時候他忽然想到一件事情……能達到數百年都不腐壞的,不正是金屬嗎?

    任小粟豁然轉頭,他聽王富貴說壁壘里是有金店的,那么這座城市規模如此宏大,也一定有!

    之前還心情稍微有點沮喪的任小粟,重新煥發出了斗志!

    黃金在這年頭仍舊是硬通貨,任小粟曾好奇問張景林,為何有慶氏銀行發行的貨幣之后,還需要黃金來作為硬通貨呢?

    張景林笑了笑回答他:“因為不止慶氏銀行一家在發行貨幣,也許你的貨幣在慶氏財團的地盤上還能用,但到了其他壁壘就不能用了。這個時候,就需要一個方便計量、方便估價的東西出現,來替代紙質貨幣的用途。”

    其實貨幣也是財團們控制各家避難壁壘的方法,他們讓人們習慣了紙貨幣的方便快捷,但發行多少貨幣卻是他們自己說了算的。

    這才是真正的經濟命脈,一個財團的根本之一。

    不過張景林解釋道:“現在因為貨幣流通問題,幾家財團組成了貨幣管理委員會,大家發行貨幣都有嚴格的規定,所以不至于天下大亂。但現在大家和和氣氣的,誰能保證以后還是這樣?”

    這時候任小粟再回想張景林的話,便越發覺得張景林不簡單,這位學堂先生從哪里來的沒人知道,在113號壁壘外面的集鎮一呆就是許多年。

    任小粟打定主意這次自己回去一定要好好觀察張景林一下。

    他向著距離慶氏財團更遠的地方探索過去,試圖尋找金店這樣的存在,萬一有留下來的金店呢,那自己豈不是發達了?

    ……

    集鎮學堂的后院里,張景林剛講完一天的課程回到院子里,他看到已經走出屋子正曬太陽的顏六元笑道:“好的差不多了吧?”

    “嗯,”顏六元點點頭笑道:“謝謝先生和小玉姐這段時間的照顧。”

    此時顏六元的心情格外好,但他不是因為自己的病情,而是他知道既然自己的病情沒有惡化,那就說明任小粟能夠用到“幸運”的地方不多,也就是說,任小粟并沒有遇到什么真正的危險。

    小玉姐這時挎著籃子從外面走了進來,她看到顏六元后便驚喜道:“六元你痊愈了嗎,快進屋,不要被冷風吹到了。”

    顏六元笑瞇瞇的可愛極了:“小玉姐我沒事的,你放心好了,咱們今天晚上吃什么啊?”

    “我給你們炒個雞蛋和小青菜,”小玉姐笑道:“我剛去集鎮上割了一點肥肉,可以熬油給你們炒菜,讓你們嘗嘗葷腥。”

    “好的,”顏六元答應道,不過他這是一邊往外走一邊說道:“我出去一趟,天黑之前一定回來!”

    小玉姐剛想攔著他,結果回頭的時候顏六元就已經沒影了。

    她憂心的站在學堂門口等著,張景林心說剛才你不還準備做飯呢嗎,這一等等到啥時候了,但他也不好意思開口說……

    在張景林看來,任小粟和顏六元這一大一小兩兄弟都不是隨便能吃虧的主,他們出門之后,該擔心的應該是別人啊。

    就在剛才,張景林分明看到顏六元把廚房的菜刀給藏進了懷里,你說誰家孩子出門會帶菜刀?這能是正經人家的孩子嗎?

    不過顏六元果然天黑之前就回來了,張景林和小玉姐兩個人都不知道顏六元去了哪里,問他他也不說,只是笑笑就把話題扯到別的地方去了。

    學堂后院有三間屋子,不過一間是廚房,一間張景林住,另一間才是顏六元和小玉姐的屋子。

    到了晚上小玉姐就會給顏六元收拾床鋪,而她則打地鋪睡在地上,此時已經快要入冬了地面很涼,但小玉姐從沒說什么。

    熄了煤油燈之后,小玉姐忽然問顏六元:“你說你哥哥現在平安嗎?”

    顏六元帶著笑意道:“肯定平安,放心吧。”

    小玉姐愣了一下,她不知道顏六元為何如此篤定。

本文網址:http://www.gavmox.tw/book/189/189599/5055216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d3zww.com/189_189599/50552162.html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室内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