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家沒了

    看起來好像是因為任小粟吃了餅干,才導致劉步對任小粟非常不滿。

    但其實任小粟心里早就明白,自己吃不吃那些餅干,劉步對他的態度都會一樣惡劣。所以車隊給不給他提供食物,任小粟心里早就有數了,他只是沒想到對方會這么直接撕破臉。

    這樣也好,任小粟其實挺輕松的,這樣自己也就不用顧忌什么了。

    對于現狀,任小粟是有心理準備的。

    他轉頭朝著森林里走去,結果劉步反而急了:“你去哪啊,你現在要是跑了,113號壁壘外面的集鎮你是絕對回不去了!”

    任小粟要是走了,他們今天就又浪費了時間,沒有向導他們根本不可能穿越這片樹林找到前往境山的路。

    不得不說任小粟挺佩服這群人的,這里距離境山還有大概五天的路程,上次還好這群人迷路的早,最終被他們找到了出來的路,萬一要是深入兩三天,他們恐怕都走不出森林的。

    這可就不是浪費一天時間的問題了,這群避難壁壘里習慣養尊處優的大人物們壓根就沒意識到,現在是到了誰的主場……

    當然任小粟也能理解,人都是有慣性思維的,避難壁壘里的大人物藐視流民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剛開始扭轉不過來也很正常。

    任小粟回頭咧開嘴笑道:“我去找吃的啊,你慌什么?”

    “我沒慌啊,”劉步尷尬的解釋道:“我是提醒你,上次那個向導就是在這附近死的,你可別像他一樣莫名其妙的死在這里,耽誤我們時間。”

    上次向導來到這里帶著他們走了錯路,結果往前走了好幾天大家都感覺方向不對,于是又拐回來準備從云嶺這里重新出發,結果那向導早晨去河邊洗臉的時候就出現了意外。

    正說話呢,忽然間有工作人員說道:“你們這邊土地上有野獸的腳印!”

    任小粟皺了一下眉頭,這里能有什么野獸?很少會有野獸在森林的邊緣生存,而且人類在建造這些避難壁壘時,大型野獸早就被拒擋在了壁壘圈的外部,很少有大型野獸能透過外圈壁壘的防護,直接進入到113號壁壘這里。

    就例如攻擊過工廠的狼群,都是很罕見的。

    所有人都湊過去想看看那腳印是個什么樣,私人部隊的軍人們大大咧咧的,他們有槍他們怕什么?

    結果一看之下全都愣住了,那一排腳印一直通往森林里,每個腳印恐怕都有半個人的頭顱大小。

    看到這一幕,所有軍人立馬把槍端起來緊張的瞄準著森林深處,不知道為什么,這些私人部隊忽然感覺,就算有槍也不能給自己太多的安全感了。

    “上次來的時候還沒見過這腳印吧?”有人顫抖道。

    “沒有,”有人搖頭。

    任小粟看了一眼腳印就明白對方是什么生物了,頓時放下心來。

    然后他看了一眼樂隊正準備扎營的空地,忽然看到這空地上還有這群人上次扎營后留下來的一些垃圾,甚至還有許多食物的殘渣,他忽然認真說道:“這是熊,被你們上次留下的食物殘渣給吸引過來的。”

    劉步質疑道:“胡說八道,你當我沒見過熊的爪子長什么樣?”

    任小粟順著腳印朝森林里面走去,他才不會那么好心把什么事都告訴這些樂隊和私人部隊:“咳咳,那也可能是野豬吧……”

    他身后那群人就這么眼睜睜的看著任小粟進了森林,好像完全都沒有懼怕這腳印似的,也根本不害怕森林里隱藏的危險。

    “這小子膽子也太大了吧,”劉步倒吸一口冷氣:“不要命了嗎?”

    私人部隊的軍人們都把槍放了下來,真有什么恐怖的野獸,等他們聽到任小粟的慘叫聲再舉槍也不遲。

    這些私人部隊的軍人看起來大大咧咧的完全不害怕一樣,然而剛才那顫抖的聲音暴露了他們的外強中干。

    任小粟走在森林里,其實他一眼就看出來了,這是一頭鹿的腳印。

    而他跟著鹿的腳印走是因為,在森林里跟著這樣的大型野生動物走通常都可以找到水源和河流,它們和人類一樣,需要及時的補充身體水份。

    而且,他也想去河邊看一眼那個向導到底是為什么死的。

    按照劉步的描述,那向導在河水里洗了個臉,然后臉就不知道被什么東西給咬爛了,最終當場斃命。

    任小粟暗道一聲這貨可真蠢。現在物種秩序正在進化是人盡皆知的事情,不過食草的物種仍舊食草,食肉的物種仍舊食肉,這都是常識了。

    這向導恐怕和集鎮上很多人一樣,都以為魚是靠吃水草什么的存活,但任小粟在張先生那里看過一本保存完好的書籍上說,淡水魚類有只吃葷的類似黑魚鯰魚,其他大部分是雜食的,但基本沒有只吃素的。

    你臉上那么大一塊肉湊到人家嘴邊,人家能不吃嗎?

    任小粟慶幸自己明白知識的力量,也一直都在補充知識,不然可能他也會像那個向導一樣,不知道什么時候就著了道。

    他跟著腳印走去,鹿是森林里相對溫和的生靈,你不招惹它一般都不會有事。

    這時任小粟看到一顆樹上有木屑狀的東西,這分明是白蟻啃食后留下的痕跡,他朝樹根看去,果然有一塊土包異常的隆起包住了樹根。

    路上任小粟驚喜的三兩下就把土包踹開,里面褐色的白蟻在迅速爬行,這玩意有小指指肚大小,不太好吃,但營養倒是充足的。

    要知道集鎮上不少人常年營養不良,很多時候都是拿白蟻和白蟻卵當補品的,有人找到個白蟻窩能開心好幾天……

    但白蟻不能生吃因為害怕它們分泌蟻酸,另外任小粟也沒淪落到非要吃這玩意的時候。

    白蟻們在破碎的蟻巢上茫然無措,還沒等它們想明白怎么家就塌了,任小粟已經扯了一塊大大的樹葉將一小塊蟻巢連同上面的白蟻給包了起來。

    他扯斷一根樹枝,拿骨刀稍微修剪了一下做成簡易魚叉,這就準備去抓魚了……

    沒走多遠任小粟又拐了回來,他拿著骨刀在蟻窩里捅了半天找到了白白胖胖的蟻后,一并帶走……

    白蟻遭受了滅頂之災,如果不考慮生物倫理的話,通俗易懂點形容就是,家也沒了,媽也沒了……

本文網址:http://www.gavmox.tw/book/189/189599/4924831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d3zww.com/189_189599/49248314.html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室内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