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中文網 > 玄幻小說 > 第一序列 > 4、幸運也是一種能力

4、幸運也是一種能力

    “我可能也擁有某種能力了,”任小粟說道。

    坐在窩棚門口正挑著門簾看雨后星空的顏六元愣了一下:“你是說……”

    “還不太確定,得試試才行,”任小粟席地坐在顏六元身邊:“集鎮上都傳說有些人能夠讓一列火車從虛無駛向現實,我以前也不信,是見到你之后才信了一點,現在我可能也有了奇怪的能力,這種感覺很奇怪。”

    顏六元的能力,是幸運。

    這是個很莫名其妙的能力,當顏六元許愿任小粟可以打到獵物的時候,哪怕任小粟走在荒野里什么都不干,都會有麻雀莫名其妙的摔在他面前。

    只不過這能力有反噬,通常反應為許愿之后顏六元高燒不退,或者其他的小病小災。

    這就是任小粟一開始要庇護顏六元的原因,他起初是不信的,可后來不信都不行。

    忽然間天空劃過一顆流星,顏六元下意識的就像雙手合十許愿,結果卻被任小粟攔了下來:“你不要亂許愿,會出事的。”

    如今任小粟已經很少用到顏六元的運氣了,他說是因為自己已經能夠打到獵物了,用不著顏六元的能力了,顏六元也從來不去反駁。

    瘦瘦的顏六元看著已經消失的流星出神道:“流星為什么飛得那么快,萬一大家都來不及許愿怎么辦?”

    任小粟想了想說道:“它飛的快,也許是因為它壓根不想聽你們許什么愿。”

    顏六元回頭怔怔的看著任小粟:“……”

    ……

    顏六元是任小粟的守夜人,但并不是說要他守一整夜,中間任小粟也會替換,畢竟白天的時候顏六元還需要去上課。

    這種情況非常煎熬,睡不夠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可生存在這種環境里,不管是任小粟還是顏六元都別無選擇。

    清晨的時候任小粟領著顏六元出去了,所有值錢的東西都帶在身上,甚至是他的那口大鐵鍋。

    沒有任何意外的是,他們晚上回到自己窩棚的時候,窩棚一定被人翻過。

    “聽說避難壁壘里夜不閉戶,根本沒人偷東西,”顏六元背著鋪蓋卷,然后看著任小粟走哪都扛著那個大鐵鍋,這幾乎就是他們全部的家當了。

    平日里顏六元去上學都是要背著鋪蓋去的,其他學生也差不多,大家都習以為常了。

    “放屁,”任小粟雖然對避難壁壘里面的生活很向往,但他堅決不信這世界上還有什么夜不閉戶的地方:“有些人覺得避難壁壘里的人放個屁都是香的,空氣都是甜的。”

    “那你也不能總背著鍋到處跑啊,”顏六元說道。

    “你懂什么,”任小粟解釋道:“這鍋是我好不容易撿到的,又能做飯又能捉麻雀,要是沒了這個咱們的日子怎么過?”

    任小粟一只手把鐵鍋扛在肩上,一只手倒提著那只碩大的麻雀,走在路上的時候不少人都對任小粟投去羨慕的眼光。

    要知道如今的物種秩序里,人類早就不是什么食物鏈最頂端的物種了。

    人們口口相傳著以前的麻雀只有不到巴掌大,現在呢?這玩意能一口啄死人。

    不是誰都有能力捉麻雀的,也不是誰都有耐心在荒野上趴個一天一夜,大家都是幾年沒見過葷腥的人,說不羨慕任小粟那是假的。

    任小粟帶著顏六元來到避難壁壘的城門口,高聳的圍墻給人極大的壓迫感。

    到了這里,建筑就產生了變化,甚至能看到磚石房。

    越接近壁壘的地方,就看起來越干凈、越整齊、越富有。這里住的人,都跟避難壁壘里有著或多或少的關系,興許是馬屁拍的好,興許是還有親人在里面。

    但不管怎么樣,他們這些流民統稱為“被污染”的人,是進不去壁壘的。

    任小粟走進一間屋子,屋子門額上寫著雜貨鋪三個字,里面有賣煙、賣火柴、賣鐵器、賣糧食、賣衣物,但價格都很昂貴。

    屋里的老頭看到任小粟時格外的高興:“這麻雀看著可不小啊!”

    任小粟把麻雀往玻璃柜臺上一扔:“多少錢?”

    “哎喲你輕點,這玻璃可貴著呢,”老王心疼的說道,然后他順手就把麻雀給扔在了旁邊的鐵稱上:“三斤六兩,可以啊小粟。”

    這時老王手中的算盤啪啪的響了起來,雞爪似的枯手像是上了發條一樣,算盤打的叮咣響:“今天的行情是一斤兩百塊錢,你這算是700吧!”

    “900,”任小粟斬釘截鐵的說道:“快入冬了,最近麻雀又少,900不能再少了。”

    老王不樂意了,他把算盤往任小粟面前一推:“咱這都是送進壁壘里給貴人們吃的,壁壘里是缺肉沒錯,可凡事它都有個價,咱得按規矩來。”

    話音剛落,老王就看到任小粟鄰著麻雀轉身準備出門,他趕緊拉住任小粟破外套的袖子:“你去哪啊?”

    “我問問老李那邊雜貨鋪的價格去,”任小粟說道。

    老王的手頓時抓緊了一些,今天壁壘里有管事的專門交代了要收野味,這消息可不止他一家知道。他

    老王笑開一大坨皺紋說道:“你想賣多少錢?”

    任小粟還是想走:“我問問價格再說。”

    老王笑的非常和藹可親:“那不是耽誤了六元上學的時間嗎,900就900!”

    “你上句說什么來著?”任小粟平靜問道。

    “那不是耽誤……”

    “再上一句。”

    “你想賣多少錢?”

    “1200。”

    老王:“???”

    過了半晌,老王心疼的點著錢,沾著唾沫數了一遍又一遍,生怕自己給數錯了。

    最終成交價格是1198,任小粟也做出了自己的讓步……

    一只麻雀賣1198,不是物價太虛,也不光是這麻雀個頭大,主要是這113號避難壁壘里尋常吃不到野味兒。

    物以稀為貴,老王也不會干賠錢的買賣,這只麻雀倒手賣給有權有勢的人家,轉手就能小賺一筆,還能落點人情。

    老王一臉心疼的把一大堆零錢塞到任小粟手里,這時不知道他想起什么似的壓低了聲音說道:“小粟啊,下次你要抓到麻雀可別直接弄死了,有貴人想要活的,價格更高!”

    任小粟愣了一下:“要活的干嘛,現殺現宰?”

    “不是,”老王搖搖頭:“這你就不懂了吧,這是有人想要養麻雀玩!”

    

本文網址:http://www.gavmox.tw/book/189/189599/4852363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d3zww.com/189_189599/48523630.html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室内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