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中文網 > 靈異小說 > 流浪之城 > 第三百五十一章 復仇的夢想很骨感

第三百五十一章 復仇的夢想很骨感

    田庾亮的記憶里,和江杰林的交集并不多。他認識江杰林的時間,距他們被俘只有兩個月零三天。

    田庾亮是個武術愛好者,有些武術基礎,對付一兩個普通人不成問題。

    災變之后,他也覺醒了異能。他的異能叫龜速,顧名思義,讓作用對象像烏龜一樣慢。單這么一說,大家都會覺得這能力不錯。但要命的是,異能使出來,別人還能慢慢動,他是一動不能動。所以,這項異能在單打獨斗的時候,絕對是坑死自己的能力。

    田庾亮的家人被獵奴隊抓走的時間要晚得多,是在他被俘的三個月前。年輕漂亮的妻子被抓走后,田庾亮踏上了營救之旅,二十多天后,他遇到了江杰林。

    小伙子見江杰林功夫高能力強,就認了大哥,并展示了自己的異能。江杰林的疾速雖然被田庾亮抑制,但他依舊能以正常人的速度走到田庾亮面前,把劍撘在對方的肩膀上。江杰林對田庾亮的坑貨能力嘲笑了多久,小伙子就為自己的能力苦惱了多久。

    后來,小伙子把自己定位為輔助,他只負責拖后腿,殺人的事交給江杰林。自此,這位小弟每天都吵吵著要跟大哥闖江湖殺鬼和二鬼子。

    兩個月后,他們遭遇了二鬼子——獵奴隊,田庾亮把奴隸販子們變成了烏龜,疾速的江杰林砍瓜切菜一樣把奴隸販子變成了無頭鬼。記憶就此中斷。

    “怎么沒了?”駱有成急道。

    “之后是一段痛苦的記憶,他央求我把它剪掉了。”

    “為什么?”

    “事關他的妻子,還有江杰林的妻子。”

    駱有成點頭表示理解。“然后呢?”

    “我不能說了,在我們的合同里,有一條補充條款,被刪除的記憶不能以任何途徑告訴第三人,除非征得他本人同意。”

    事關二姐的嬸嬸,駱有成急忙問:“能不能讓我見見他。”

    林媽媽或許是因為那段記憶很不美好,罕見地沒有發騷,而是默默打開了一扇光門。

    踏過光門,駱有成來到一片廣場上。廣場位于半山腰,山下是一條大川,一大片吊腳樓依山而建,這里就是霸刀宗的宗派山門。

    林媽媽換了身裝束,戴鳳冠、穿鳳衣、著鳳履,一下子從蕩婦變成了高貴的女神。女神牽著駱有成的手,邁出一步,就進了最大的一棟吊腳樓,有點縮地成寸的意思,像個神仙中人了。

    房間中,有一個男子頭枕刀鞘,懶洋洋地躺在竹榻上,看年紀大約三十歲左右。見到林媽媽,男子立刻哭訴起來:

    “林媽媽,我不當宗主了,我要換工作。”

    駱有成沒想到田庾亮是這個德行,好像和他記憶中的人設不符。

    林媽媽驚訝地問:“你不是說天下沒人比你更適合霸刀宗宗主這個職位了嗎?誰跟你爭你跟誰翻臉。”

    “我上當了。”田庾亮說:“霸刀宗,這么霸氣的名字,肯定應該大塊吃肉,大碗喝酒啊。誰知道這里全是苦修士、虔信徒!一年時間我連點油星都沒見著。天天吃野菜烤土豆。媽媽,您看我是不是瘦了,是不是黃了?這破游戲是誰設定的?太坑爹了,林媽媽你一定要追究這個人的責任。”

    林媽媽眼睛一瞪:“你想當誰的爹?你要追究誰的責任?”

    田庾亮立刻堆上討好的笑容:“媽媽我錯了。我給換個工作好不好?能吃香喝辣的那種,實在不行,我還是回《山海橫流》繼續做大反派李法主?”

    “你當別人都和你一樣挑三揀四?那個職位早就被人頂了。”

    “《魂破天驚》的縱橫殺手呢?”

    “沒了,那些反派角色搶手得很。要不你去女人的游戲吧,《傾世女帝》的妖人、《逆天丹童》的牛壯壯、《天才女狀師》的蕭老爺都還沒人客串,《靈醫魔妃》的女主只收了徒弟,還缺個藥童。”(植入廣告來襲。用朋友的書替代游戲名,不影響閱讀體驗,見諒,叨擾。)

    田庾亮對做藥童沒有興趣,于是問道:“妖人是做什么的?”

    “馬夫。”

    田庾亮直搖頭:“牛壯壯呢?”

    “在懸崖底下扮尸體。”林媽媽還特意強調他身邊有漂亮如花的獸人女尸陪伴。

    懷著最后一絲希望,田庾亮問道:“蕭老爺呢?”

    “死人,只有在別人回憶的時候出來客串一下。”

    田庾亮要哭了:“媽媽啊,我要吃肉。”

    林媽媽對這個揀精揀肥的靈魂很頭痛,她想了想說:“那你去食神大賽做個廚子吧。”

    田庾亮蹦跶起來,大聲喊著快開門。林媽媽恨不得這貨立刻從眼前消失,當即畫了個光門。田庾亮迫不及待地往里面跳,身子進了一半被林媽媽拉回來了。

    “等等,差點忘了正事。”林媽媽指著駱有成說,“你剪掉的記憶,對這位小兄弟很重要,希望能獲得你的授權。”

    “我剪掉過記憶嗎?我為什么要刪掉一段記憶?”田庾亮想了想說,“我相信林媽媽,只要不是對我不利的,您看著辦。”

    田庾亮說完跳進了光門,到新崗位就職去了。

    駱有成問:“他這算答應了?”

    林媽媽點點頭,沉默了許久,說:“那段記憶不放給你看了,我口述吧。”

    駱有成疑惑地看著林媽媽。林媽媽伸手在眼角抹了一下。

    “殘忍、暴虐、無恥的畫面,不看也罷,對吧?對死者不敬。”

    林媽媽居然也有感傷的時候,駱有成有些訝異,讓他重新審視這個女人。他點了點頭。

    林媽媽嘆息道:“兩個女人都受到了極端殘酷的凌辱,田庾亮的女人沒挺過去,當場就沒了。江杰林的那位不知道怎樣了,被抬走的時候還活著。”

    “她也不在了。”駱有成感傷地搖了搖頭,又覺得哪里不對,“這兩個女人恰巧被同一支獵奴隊抓住了?”

    “這就不清楚了,他們倆找到了一只全息投影儀,里面全部是女人被凌辱的影像,包括這兩個女人。看畫面質感,不像是同一臺攝影儀拍的。獵奴隊之間交換全息影像或交換女人的現象很普遍,說不好是哪一支獵奴隊做的。江杰林當場立下血誓,終其一生,要殺盡獵奴隊和鬼衛,用他們的人頭祭奠亡妻。”

    駱有成突然明白了江杰林變成魃以后為什么會那么熱衷于收集人頭,可悲的是,他的妻子沒有死在獵奴隊手里,而是死在他所化的魃的劍下。駱有成說:“都該死。”

    林媽媽說江杰林和田庾亮復仇剛剛開始就結束了,兩天后他們沖擊了當時駐扎在保市的鬼衛隊,當場被俘。

    “之后呢?”

    “之后我就收到了那邊給我發來的貨品清單,等我過去的時候,只剩下田庾亮那個傻小子,其他人的記憶都被常友林用兩倍價買走了。”林媽媽遺憾地說。

    駱有成憤憤地說:“你是在助紂為虐。”

    林媽媽冷笑地看著駱有成說:“我知道田庾亮在這里逍遙快活。江杰林在常友林那里,是死是活,誰知道呢?”

    駱有成冷哼一聲:“那個跛子,鬼王的獄卒又是怎么回事?”

    “你知道跛子的事?”林媽媽有些驚訝,“跛子不算太壞,在鬼王的圈子里還算有良知的。腿壞了以后,他找我幫忙,說一閉眼睛就看到被折磨的犯人,心堵。我就送了他一個二十年的賬戶。”

    “他說是賬戶鬼王送的。”

    林媽媽冷笑著說:“那個老家伙又不是開慈善堂的,怎么會舍得在廢物身上投資?”

    “難道不是為了讓你偷……拿走他的記憶,讓他永遠閉嘴?”

    “你以為一只看門狗身上能有多少秘密?有秘密的狗會往我這里送?如果你感興趣,我可以給你看看他的記憶,我拿走的,都是他的罪孽。”

    駱有成一滯。

    林媽媽說:“他患有重度抑郁癥,為了避免他心灰意冷輕生,我騙他說鬼王付了錢。我本來還想送他一支義肢,他拒絕了,說瘸腿留著,用來贖罪……”

    “咦,你是怎么知道他的?”林媽媽總算反應過來的。

    “他被我朋友殺了,我朋友曾經被關在滇城水牢。”

    “其實他沒那么壞。”林媽媽嘆息一聲,“死就死了吧,每個人都要為自己做過的事買單,不是嗎?”

    駱有成發現,林媽媽和鬼王除了有幾筆記憶的買賣,扯不上其他關系。他真誠地對林媽媽說:

    “你如果不那么放浪,是個很好的人。”

    駱有成覺得自己說了一句大實話,林媽媽除了愛偷窺別人的記憶,行止輕佻,好像找不出別的毛病。

    林媽媽放聲大笑,女神范沒了,撲進了駱有成懷里:“你這個小冤家,夸人還真別致。”

    駱有成第三次想抽自己,好好談話呢,提“放浪”兩個字做什么。

    隨后,林媽媽帶著駱有成去參觀她的數百個小世界,也就是游戲系統。

    在不同的游戲里,駱有成看到了許許多多自由自在的靈魂。無論林媽媽表現出放蕩抑或是端莊的一面,他們都對林媽媽發自內心地尊重,甚至敬仰。他們說沒有林媽媽,他們早就已經煙消云散,哪怕這里不是真實的物質世界,但他們依舊開心地活著。

    難怪駱有成蠱惑藍姐和武士逃離的時候,他們都用看白癡的眼神在看他。

    在一個親子主題樂園的游戲里,駱有成看到了許許多多的孩子,他們歡笑著,嬉鬧著。他們的父母站在不遠處,眼里噙著愉悅和寵溺。駱有成仿佛看到了舊紀元時期的兒童嘉年華樂園。他驚訝地問:

    “你收集了這么多孩子的記憶?”

    “這些孩子里只有兩個來自人類的記憶,其余的都是智能。”林媽媽搖頭說,“沒有孩子的世界是殘缺的。現實世界已經畸形了,我希望我的世界是完整的。”

    “小紅為我設計了學習成長型智能。這些智能在他們養父母的陪伴下,他們的身體一點點長大,他們的知識慢慢豐富,他們的行為習慣潛移默化地受著父母的影響。他們有主見,有個性,他們與人類孩子沒有區別。”

    駱有成激動地問:“你是說,智能在你的小世界里,擁有了自己的靈魂?人們可以在你的世界里擁有孩子?”

    林媽媽自傲地點點頭,又伸手在駱有成身上拍了一下:“小機靈鬼,我喜歡靈魂的提法。你覺得什么是靈魂呢?”

    “靈魂是有情感的記憶,它融入了一個人的性格、對自然和社會的認知、價值的自我實現方式等個體意識,它被打上了個性化的標簽,它是獨一無二的。你能拓印記憶,卻無法抓取靈魂。”

    “你說的對,當我體驗別人的人生時,我代入了他,但我依然是我,我始終在用第一視角旁觀。”

    “所以呢?”駱有成問。

    “所以,我現在對體驗別人的人生沒有那么執著了。”

    駱有成夸贊道:“你進步了,境界升華了。”

    “哪有你說的那么好?”林媽媽變成了年輕時的模樣,一個特別漂亮的小姑娘,她嬌羞地笑著:

    “我發現,偷窺比親歷更刺激。”

    sript>();/sript>

本文網址:http://www.gavmox.tw/book/187/187296/5711715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d3zww.com/187_187296/57117151.html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室内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