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9章 不能坐以待斃

    危機來的太快,快到眾人問完發生了什么事情之后,才明白過來,他們這是中獎了,遇到了百年難得一遇的劫機事件了。

    頭等艙之中,不僅乘客慌了,就連在里面的空姐也慌了,她們一個個花容失色,但是還是強忍著害怕,開始安撫起乘客來。

    而另外幾個分則是到那倒下的安全員身邊,檢查那安全員的傷勢。

    那男人下手極其很辣,這一撞之下,這安全員被撞的滿頭,甚至于連機艙的地面之上都被流出的鮮血給染紅了。幸好他的生命力還是比較頑強的,這會還沒有死掉。

    “小李,你快去拿急救藥箱!”一個看起來瘦弱,但是臉上露著一臉堅毅之色的空姐都急哭了,捂著嘴哭出聲來,顯然她被安全員的傷勢給嚇到了。

    與此同時,整個機艙之中也是徹底亂套了,乘客如同炸鍋了一樣,被恐懼輪罩在心頭,亂成了一鍋粥。

    乘客們都不知道該怎么辦了,一個個哭喪著臉,簡直都要哭出聲了。

    他們只是坐個飛機啊?又沒有做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怎么連劫機這種事情都被自己趕上了?這太倒霉了吧?

    整個飛機之上,能保持冷靜的,大概也就只有徐風一個人了。

    畢竟,徐風可是經歷了無數生死的人,這種情況和他以前所處的那些危機來比,也只是小巫見大巫,最多只能算是有點麻煩。

    那個男人的背影徐風有點眼熟,在上飛機的時候,徐風曾經注意了他一下。因為徐風好像感覺有人一直在盯著他看,等他看去的時候,那人就假裝若無其事的移開目光。

    甚至于有幾次,徐風都是發現他一邊接電話,一邊偷偷瞄著自己。

    開始的時候,徐風還以為他是在看曼莎的。畢竟,曼莎是美女,而男人看美女,這是很正常的事情,畢竟愛美之心人皆有之。

    徐風以前最大的愿望就是拉著一群美女上街,然后被人罵道“真是一群鮮花插在了一朵牛糞上。”

    他就是愿意做一坨讓鮮花插的牛糞。

    所以,他對于男人的這種目光是報以理解的態度的,此時看來,似乎并不是那么簡單了。

    “怎么辦啊?”

    “完了完了,咱們是不是死定了啊?”

    “這他媽機場警衛員是吃干飯的么?怎么能讓恐怖分子登機呢?”

    “嗚嗚嗚,媽媽,媽媽我害怕,我不想死!”

    “別怕,別怕,媽媽在呢!”

    “……”

    與此同時,另外一個空姐也是站了起來,然后對著乘客安撫道“大家不要慌張,現在情況不明,我們大家不要自亂陣腳,請問乘客里面有沒有醫生或者是護士,不管是中醫還是西醫都可以!”

    這個空姐喊了幾聲,也沒有人應答。就在她快要放棄的時候,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男人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然后說道“我,我是,我是醫生!”

    “爸爸,你不要去!”一個小女孩緊緊的抱著男人的胳膊,哭著說道。

    男人慈祥的摸了摸女孩的頭,然后說道“星兒乖,爸爸是醫生,救死扶傷是我的天職,你跟著媽媽躲到后面去,別管我!”

    “我不走,我害怕!”女孩搖著頭。

    男人著急了,給女孩的媽媽打眼色,示意她趕緊抱著女兒離開這里到后面去,畢竟誰也不知道,這乘客之中還有沒有其他的劫匪。

    女人看了男人一眼,然后將女孩抱走了,男人咬了咬牙,道“我是醫生,不過我是婦科醫生,外科的話,我不是很擅長!”

    男人說這句話的時候,也是有點不好意思,畢竟一個大男人做婦科醫生,確實是有點那個。

    不過,這個時候,空姐也顧不上想什么了,只能死馬當成活馬醫了。畢竟婦科醫生也是醫生,這個時候,別說有個婦科醫生了,就算是出來個獸醫,她們也只能硬著頭皮讓對方上了。

    男醫生走到安全員身邊,看了看下他的傷口,道“來不及廢話了,我止血,你們誰幫忙處理一下傷口?”

    “我來!”剛剛說話的空姐說道。

    而另外的空姐則是對著男醫生說道“拜托你救救他!”

    “放心,我會盡力的!”

    與此同時,這個時候眾人突然聽到在機艙之中,似乎傳來一陣“噼里啪啦”“叮叮當當”的打斗的聲音。

    眾人的臉色不由變得更加的難看了,如果劫匪真的控制了駕駛室,那他們的生死就真的掌握在對方的手里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年輕的男人突然站起來,開口說道“不行,我們不能繼續坐以待斃了!”

    他一把抓著一個空姐說道“把艙門打開,我們一起跟那個劫匪拼了!”

    然后,他的話音剛剛落下,空姐還沒有來得及行動呢,頭等艙那靠近艙門位置的座位上,竟然再次跳出兩個大漢,兩個大漢的臉都黑黝黝的,頭上戴著一個大大的鴨舌帽,當著他們的臉,看不清楚此時的表情。

    與開始大漢不同的是,他們的手里竟然還拿著,竟然兩柄。

    那匕首徐風認識,竟然是兩柄由陶瓷專門打造的陶瓷,這種匕首在過安檢的時候,是掃描不出來的,只要把它們藏在旅行箱的不起眼位置,就可以有輕松的藏在里面帶進來。

    “我看誰敢進去?”那黑臉大漢一聲大喝,同時一把扯過一個無辜的乘客,然后看也不堪,手里的陶瓷匕首就在他的身上那么一刺。

    “撲哧!”

    頓時飚飛,那乘客口中發出一聲慘叫之后,就軟綿綿的倒在地上了,不知道是嚇得暈過去了,還是因為受傷太重,真的暈過去了。

    而另外一個黑臉大漢這個時候抬起頭來,臉上露出衣一副兇悍的表情,配合著他眼角那一道長長的刀疤,更是給人一種莫名的驚懼。

    “我告你們啊?最好不要亂動,否則的話,誰過來,我跟誰。不想的話,就遠一點!”

    “啊!”

    “大家快跑啊!”

    “他們還有人!”

    女人的尖叫,男人的驚恐,一時間,本來剛剛安靜下來的機艙竟然再次變得起來。

    呼啦一聲,那些還在頭等艙的乘客這個時候,全部都站了起來,向著經濟艙跑去,而且你推我,我推你,一個個恨不得都跑到了機尾位置,想離那些越遠越好。

    越是危險的時刻,人性的本質就流露出來了,場面大亂,推推打打,人擠人,甚至都出現了人踩人的情況。

    有時候,人就是這么的奇怪,很多時候,那些成功,很大的原因就是歸功于人們的不作為。

    說的明白一些就是大家都太自私,每個人都是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心態,只要不是落在自己的頭上,大家就不愿意出頭。

    正是因為這個心理,所以才助長了那些。

    也許你覺得兩個人就嚇得整個飛機上的所有人都不敢動有點不可思議,但是事實上就這么發生了。

    “你們跑什么跑啊?他們現在才兩個人,你們還是不是男人?后面就是小孩,老人和孩子,你們跑了誰保護他們?是爺們的就給我勇敢的站出來制服他們,別丟了爺們的臉。咱們飛機上這么多人還怕他們兩個?”

    這個時候,突然一個空姐大聲的說道,她正是剛剛安撫乘客帶頭空姐,此時說出這番話,倒是比飛機上的大部分男人都強,頗有巾幗不讓須眉的意思。

    “他們雖然有武器,但是我們人多啊?雙拳還難敵四手呢,你們就這么慫嗎?”

    空姐的話音落下,卻是沒人出來。

    那兩個劫匪聽到空姐的話,微微一愣,顯然他們沒有料到這一幕,不過,在看到沒有人站出來之后,那刀疤綁匪也是冷笑了一聲,道“如果你們誰的話,可以過來試試,他就是你們的下場!”

    一邊說著,他指了指那倒在之中,開始提議要開門進入駕駛艙的那名乘客。

    與此同時,那臉上有嬰兒肥的空姐膽子也大,這個時候竟然也是開口吼道“還有沒有老爺們了?你們不會是連我們這些女人都不如吧?”

    整個機艙之中似乎安靜了一下,緊接著在機艙偏后位置的人群中突然出來一個老頭,他的臉上已經布滿了皺紋,身子也是看起來有點佝僂,但是這個時候,他的身影卻是十分的高大,他把拐杖憤怒地往地上狠狠的一杵,大聲說道“沒人來我來!”

    似乎是在他的帶領之下,大家的也是被激發了出來,一個老人都站出來了,他們這些男人怎么還好意思躲在后面呢?

    好多男人的臉都憋紅了,覺得自己沒臉見人了。

    “我來!”

    “還有我!”

    “我也幫你!”

    “他們劫機的目的我們還不清楚,咱們不能坐以待斃,一定要搶回駕駛艙的控制權,不然的話,咱們所有人都活不了,想活命,只能拼了!”

    “對,說的對!”

    “我們這么多人,別怕他們!”

    。

本文網址:http://www.gavmox.tw/book/168/168471/5711715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d3zww.com/168_168471/57117156.html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室内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