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中文網 > 軍史小說 > 殘王霸寵:重生逆天小毒妃 > 第1067章 藍色花海,危險重重

第1067章 藍色花海,危險重重

推薦閱讀:

  • 農門悍妻:神秘相公,不限寵!
  • 帶著文臣武將混異界
  • 神級村醫混都市
  • 獸妃當道:冷王盛寵無度
  • 無敵抽獎系統
  • 長官在上:老婆,別跑!
  • 網癮啞女的游戲人生
  • 帝君寵:養只狐妃來暖床
  • 腹黑小狂妃:皇叔,別過分
  • 護寶聯盟
  •     第1067章 藍色花海,危險重重



        看著這場面,司徒浩月不禁嘀咕。



        “這迷霧叢林以迷霧著稱,以前的時候聽人說,進入這迷霧叢林里的,十有九瘋,咱們還是抓緊時間,早些出去。”



        雖然司徒浩月也不愿信那個邪,可是小心點,總歸沒有錯。



        聽著司徒浩月的話,夏傾歌緩緩點頭。



        “是啊,還是早點出去好。”



        畢竟是未知的領域,多待一刻鐘,就多一刻鐘的危險,這還沒到滄傲大陸呢,夏傾歌可不想出師未捷身先死。



        一邊說著,夏傾歌一邊從自己的袖口中,掏出一個小瓷瓶,她從里面倒出幾粒丹藥,分給幾個人。



        “這是清心丹,能夠防瘴氣,也能夠防迷霧,大家服了吧。”



        司徒浩月和熬戰聞言,直接將丹藥服下,不過,夜天絕卻有些不放心。



        “是藥三分毒,你如今這身子,能服丹藥嗎?”



        “沒事。”



        這丹藥是夏傾歌親手煉制的,對身體無礙,低聲應著,夏傾歌便將丹藥服了下去,之后才催促著夜天絕服藥。



        夜天絕也不耽擱,他直接將藥吞了進去。



        丹藥入口即化,只在唇齒間,留下一股淡淡的藥香。服了藥之后,夜天絕能清楚的感受到,自己五感全開,神識清明,的確比之前要清醒了不少。



        微微勾唇,夜天絕看向的眼神,也更溫柔了許多。



        得妻如此,夫復何求。



        他何其有幸?



        心里想著,夜天絕攬著夏傾歌,快速繼續往前,可大約過了一刻鐘之后,他們就發現,這迷霧叢林似乎有些異樣。



        他們走在走去,似乎一直是在原地打轉。



        “熬戰,可看到標記了?”



        “嗯,”熬戰沉沉的應聲,“一共看到過三次,我們又回到了最初的位置。”



        “果然不負這個迷字。”



        夜天絕開口,聲音清冷。



        夏傾歌能夠感受到,夜天絕的身上,有淡淡的冷意。那倒不是畏懼,只也許是自己在他身邊,會讓他有些許的憂心。



        司徒浩月眉頭緊蹙,“咱們怎么辦?要不分開走試試?”



        “別。”



        司徒浩月話音才落,夏傾歌便搖頭否定了。



        “咱們對這迷霧叢林都不了解,若是分開走,即便有人能找到出路,也未必能夠回到原地,與其他人匯合,帶著大家一起出去。大家聚在一起,雖然找出路是慢了些,可若發生個什么狀況,好歹有個照應,總好過分開,被人各個擊破。”



        “傾歌說的對,咱們再走走看。”



        夜天絕拿了主意,熬戰和司徒浩月,自然也不再多說什么。



        他們正琢磨著要往哪邊走,忽而,在他們的面前,閃過一道白影,那白影速度極快,眨眼間的工夫,便已經消失在了叢林盡頭。可是,夏傾歌、夜天絕四個人卻看得清楚,那是靈雪獒。



        見狀,夏傾歌急急的開口,“咱們跟著靈雪獒。”



        “好。”



        眾人應聲,隨即跟上。



        之后的這段路,靈雪獒仿佛故意引路一般,走走停停,時而出現,時而消失,帶著夏傾歌幾個人,走到了一段他們不曾去過的地方。



        看著陌生的地方,夜天絕眉頭緊蹙,他不由得道。



        “靈雪獒突然消失,又這么斷斷續續的走,像是故意在為我們引路。或許,它是想帶我們去什么地方。”



        “看樣子倒像。”



        司徒浩月點頭,隨即附和道。



        “這靈雪獒本就不該出現在風陵渡口,反倒是迷霧叢林,這種地方若說有神獸,倒是可以理解。或許,這靈雪獒是熟悉迷霧叢林的,故而它為我們引路,也就說得通了。”



        這話的確說得通,只是,夏傾歌有些不明白的是,靈雪獒完全可以與她神識交流,若是靈雪獒真的想帶她去什么地方,直接告訴她不更好?



        何苦繞彎子?



        夏傾歌心有疑惑,可還沒想出個所以然來,就聽到夜天絕開口。



        “你們看那邊……”



        一邊說著,夜天絕一邊手指著一個方向。夏傾歌、司徒浩月和熬戰循聲望去,不禁驚呆了。



        只見他們所站位置的西邊,叢林之間,有一大片的藍色花海,那藍色的花朵綻放著點點螢光,夜風中,花朵浮動,就像是藍色的海浪暗潮涌動一般,美艷又真切。



        而靈雪獒,就趴在藍色花海的旁邊。



        小家伙眼睛晶亮,時而看看花海,時而看看夏傾歌的方向,那樣子可愛極了,一點都感受不到危險。



        “咱們過去看看。”



        夜天絕說著,便攬著夏傾歌,往花海的方向走。



        他們走的速度不快,雖然感受不到什么危險,可身在迷霧叢林里,夜天絕時刻謹慎警惕,不敢有半分的放松。同樣,司徒浩月和熬戰,也都護在夏傾歌身邊,十分小心。



        好在他們很快就到了花海邊緣。



        靈雪獒乖巧的湊到夏傾歌的腿邊,還邀功似的,晃了晃它的小短尾巴,那樣子萌萌的。



        可是,夏傾歌卻不太懂。



        這迷霧叢林中的藍色花海固然好看,可她從未聽說過,這藍色的花有什么作用,她更沒看出來,這花海除了好看之外,還有什么異常。



        靈雪獒廢了這么大勁兒,帶著他們過來,是為了什么?



        隨手將靈雪獒抱起來,夏傾歌低喃。



        “這是什么?”



        依照靈雪獒以前得瑟的模樣,聽到夏傾歌問,早就該說了,可是偏偏小家伙只得意的眨巴眨巴眼睛,什么都沒說。



        下一瞬,它直接從夏傾歌的懷里跳了下來,隨即跳進了花海。



        幾乎是那一瞬,花海便動了。



        原本好好的地面,像是觸動了什么機關,一圈圈的分隔開,而原本靜止的花海,開始分層飛速旋轉。花海轉動的速度極快,讓人看著目眩神迷,有些眼暈。



        夏傾歌看著,身子不由抖了抖,好在夜天絕扶著她,才沒出狀況。



        “怎么樣?”



        “沒事,”聽著夜天絕關切的問話,夏傾歌努力站定,這才搖搖頭,“就是有些暈,沒事的。”



        一邊說著,夏傾歌一邊看向靈雪獒。



        只見靈雪獒輕車熟路,在飛速旋轉的花海中間不斷蹦跶,不多時,它便跳到了花海中央。



        距離有些遠,夏傾歌看不太清。



        可是夜天絕和司徒浩月、熬戰,卻看得清楚。在花海中央,有一個平臺,中間似乎有一個機關。靈雪獒正站在機關邊上,用小爪子撥弄機關呢。



        只是,不知是什么原因,這機關并沒有什么反應。



        而這,或許就是靈雪獒帶他們來這里的原因。



        “傾歌,你們守在這,我過去看看。”



        夜天絕低聲說道,只是他話音才落,就聽到熬戰道,“王爺,你守著王妃,屬下過去。”



        熬戰這么說,夜天絕倒也不拒絕。



        如今這個時候,他守在夏傾歌身邊,倒是更安心些。



        看向熬戰,夜天絕微微點頭,“你自己小心些。”



        “是。”



        熬戰話音落下,即刻飛身而起,直沖著花海中間的機關飛去。



        只是,熬戰才入花海片刻,那些飛速旋轉的藍色花朵,就像是捕捉到了獵物的氣息一般,枝蔓飛速生長,直直的沖著他而去。那樣子,仿佛要將熬戰捆綁抓捕一樣。



        這突然的變故,讓人心驚,夜天絕眉頭緊蹙。



        “回來。”



        聽到聲音,也看了眼前的狀況,熬戰不敢大意。



        他手持利劍想要斬斷枝蔓,飛身回來,可是那利劍才被枝蔓包裹,便一點點被腐蝕掉,化成了灰燼。



        緊接著,那枝蔓便沖著熬戰的雙腿而去。



        好在夜天絕和司徒浩月上前,兩個人一起將熬戰拉了回來。



        人消失了,藍色花海上瘋漲的枝蔓,也漸漸縮了回去。它們重歸于平靜,與夜風中搖搖擺擺,靜謐的像是嬌羞的少女,什么都不曾發生。



        站在花海邊緣,熬戰還心有余悸。



        同時,夏傾歌也心驚。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想不到這小小的一片花海,還有如此玄機。”



        看來,到了滄傲大陸,他們真的要事事小心了,否則指不定哪一步行差踏錯,就會萬劫不復。



        心里正想著,夏傾歌就聽到司徒浩月道。



        “剛剛,靈雪獒進去的時候,跳來跳去的,也不見這花海有什么動靜。是因為神獸的不同,還是因為,靈雪獒每落一步,都有規律?”



        “應該是后者。”



        夜天絕低聲說著,隨即飛身上前,快速落腳。



        夏傾歌和司徒浩月、熬戰三個人,心一下子懸了起來。好在,花海并沒有什么反應。



        緊接著,夜天絕又飛身跳躍。



        夜天絕的記憶力極好,剛剛靈雪獒跳躍的路線,他只淡淡的看了一邊,便已經記了全部,一步不落。而今,他按照靈雪獒的路徑飛身而去,不過眨眼的工夫,就已經到了花海中央。



        靈雪獒看著夜天絕來,顯然很興奮,他一下跳到了夜天絕的肩膀上。



        往常,靈雪獒可和夜天絕沒有這么親近。



        夜天絕也不惱,他快速蹲下來。



        之前才外面,他們只看到了花海中央有機關,可是近來之后,夜天絕才看得真切,那機關是一局棋盤殘局。所有的落子都是印刻在平臺上的,唯有一顆棋子,可以觸動機關。



        也難怪靈雪獒打不開機關,畢竟,想要解開殘局,并不容易。



        夜天絕看的認真,許久沒有動靜。



        靈雪獒忍不住蹭蹭夜天絕的脖頸,那樣子像是在問,他能不能行?



        

    本文網址:http://www.gavmox.tw/book/154/154826/5311092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d3zww.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室内真人游戏